虽至亲亦忍绝,纵为恶亦不让。

【原文】
 
虽至亲亦忍绝,纵为恶亦不让。
 
【翻译】
 
虽然是最亲近的人也忍心断绝,纵然是干邪恶的事也不躲避。
 
【解读】
 
残酷无情是官场的特征,为了权力和地位,历史上骨肉相残,无恶不作的事屡见不鲜。这固是封建官场的本质使然,也是与一个人的追求有关。如果人们把权力做为自己的人生目标,当权力和亲情、良心发生冲突的时候,他自会选择权力。相反,他便只能失去权力。试图在此调合的,是不会两全其美的,残忍的现实总是逼使人们不得不做出残忍的选择,干下违心恶事。
 
【事典】
 
绝情的吴起
 
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吴起,一生热衷权力,为此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。
 
吴起原在鲁国为官,为了求取更大的功名,他百般取悦鲁国权贵。由于他才能出众,本事超群,齐鲁交战时,鲁国国君便有心让他做主帅。
 
嫉妒他的人便向国君进馋说:
 
“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,如今我们和齐国作战,怎保吴起不会和齐国勾结,对大王不利呢?他这个人嗜权如命,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,望大王切不可委以重任。”
 
有此一说,鲁国国君便犹豫了。吴起得此讯息,急忙去见国君明志。他好说歹说,国君就是不肯答应他做主帅。
 
吴起心中恼怒,他自认这个机会千载难逢,是万万不可错过的。左思右想,他把心一横,却是想到了杀妻取信的这一残忍方法来。
 
他不露声色地对妻子说:
 
“我眼下有个大好机遇,成则挂帅,败则难料,你可希望我得偿所愿吗?”
 
妻子和他患难与共,不假思索便答:
 
“夫君志向远大,若能大事有成,真是可喜可贺了。”吴起冷冷道:
 
“只怕要难为你了。不过此事势在必行,你休要怪我不念夫妻的情谊!”
 
不待妻子醒悟过来,他已是痛下杀手,要了她的性命。吴起如此行事,原想可以解除鲁国国君的戒心,不料事与愿违,鲁国国君还是对他放心不下,终未让他挂帅。可他却毫无悔意,只道:“男儿以荣显为要,怎可让所谓的亲情来缚住我的手脚呢?牺牲在所难免,这一次只是我的运气不好而已。”
 
吴起有此恶行,人皆不耻,他反是不以为意。更让人难解的是,他的亲生母亲病逝之时,他也不肯回家奔丧。当人们责难他的时候,他还振振有词地说:
 
“先前我曾发下重誓,不为将相,决不还乡。大丈夫一言九鼎,我是不会为母死之事而违背我的誓言的。”
 
吴起后来虽功成名就,然而却不得善终,被乱箭射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