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不容罪,无谕则待,有谕则逮。人辩乃常,审之匆悯,刑之非轻,无不招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上不容罪,无谕则待,有谕则逮。人辩乃常,审之匆悯,刑之非轻,无不招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主不会容忍犯罪,没有谕旨就耐心等待,有谕旨就马上逮捕。人们自辩无罪是正常的,审讯他们不要心存怜悯,刑罚他们不能出手轻微,这样做他们就没有不招认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严刑逼供,惨无人道,历来是冤案得以造就的一个直接原因。在灭绝人性的酷刑之下,人们生不如死。屈打成招的事便应运而生。酷吏们以此为能,把它当作法宝屡屡祭出,这固能说明酷吏的残酷恶毒,亦可昭示统治者任用酷吏的阴险用心,更能显示在封建集权制度下的法律规章的虚设和无助,人们若对此抱有幻想,终会受其愚弄和残害。酷吏在这方面,不能否认他们是很有心机和手段的,整人的智慧,他们从不缺乏,对此,善良的人们绝不可小视。否则,即便是智慧超群者,也会栽在他们的手上。
 
【事典】
 
阳球的残暴
 
东汉灵帝时,阳球以司隶校尉的身份,弹劾宦官王甫父子、太尉段頫相互勾结,图谋造反。灵帝不及细察,立时大怒,命阳求审讯他们,以求实证。
 
王甫和他的儿子王萌,拒不认罪,他们对阳求央告说;“先前大人为小官时,你常出入我家,我们也给你许多照顾,你当是最了解我们了,求你向皇上说明此事,还我们清白。”
 
阳求听后不语,脸上却无动于衷。
 
王甫父子说的也是实情,他们被捕之前,王甫身为宦官头目,权势极盛;王萌也曾当过司隶校尉之职,人人畏惧。当时阳球身为小吏,为了爬上高位,他便置办许多礼物巴结他们父子。王甫初次接见他的时候,他竟由于紧张,说话也结巴了。王甫多次对阳球说:
 
“你为了求取富贵,现在不惜如此投靠于我,日后我若有所差遣。你是怎样。我就不敢猜测了。”
 
阳球见王甫对己有所顾虑,为表忠心,他连叩响头,额头都磕破了,血流满地。
 
王萌那时担任司隶校尉,主管刑狱司法,阳球为了讨他欢心,便故意向他求问审案之法。每到这时,王萌夸耀地说:
 
“别人以严刑逼供迫人招认伏法,而我却从不如此行事。我把各种酷刑械具摆放出来,人们就吓得魂飞天外了,哪里还有不招的道理呢?自不用动刑费事了。”
 
阳球听到此处,总是陪笑恭维一番,还建议王萌用更残酷的刑罚之法。为了此事,他绞尽脑汁想那鬼点子,一有所得便马上报知王萌,王萌对他十分赏识了。
 
有了王甫父子的提拔,阳球官运亨通,青云直上,直到他当上了司隶校尉,自恃羽翼丰满,便不把王甫父子放在眼里了。当时朝中宦官和士大夫斗争十分激烈,阳球见士大夫得势,他为了谋求更大的官位,便无端陷害王甫父子和宦官之党段颍谋反。
 
如今,阳球面对王甫父子的求告,他心中暗笑,良久方道:“你们如此顽固,当真是不可教化了。眼下我是重臣,你们是要犯,我们有什么交情可攀呢?此时非彼时,恕我不能因私废公,循情枉法。”
 
阳球传命用刑,手段极酷。王甫父子惨声哀嚎,昏迷多次。阳球最后恼羞成怒,他亲自动手,用铁鞭鞭打他们二人的双腿,竟将腿骨击碎。
 
王甫父子受刑不过,只得违心承认谋反的罪名。不料阳球见他们招认,出于报复心理,还是重刑责打。王甫父子哀声说:
 
“我们所以招认,只求少受皮肉之苦,你的目的既已达到,又何必如此相迫?万一我们被你打死,大人就有办事不利之嫌,为了大人着想,就不劳大人亲自动手了。”
 
这般苦求,阳球仍是不肯罢手,他恶恨恨地对他们说:
 
“你们先前不可一世,我见了你们心多恐惧,此中滋味,当真比死还要难受。今日落到我的手里,你们生死在我,这份快意自是你们想象不到的。”
 
王甫父子绝望已极,忍不住出声痛骂,阳球用土塞住了他们的嘴,直到将他们活活打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