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以拒死,畏罪释耳。

【原文】
 
或以拒死,畏罪释耳。
 
【翻译】
 
有的人因为拒不认罪被责打致死,这种情况可用畏罪自杀来解释说明。
 
【解读】
 
古今之事,这种“畏罪自杀“说并不少见。这既是阴谋者恶毒和酷吏狡诈的具体体现,也从反面印证了法制如果不存,对人的伤害该是多么的凄惨。历来搞阴谋的人,都是善于无中生有制造罪名的,他们草菅人命,信口雌黄,凭的就是这样的本事。这固和他们灭绝人性的冷酷有关,同时,统治者的纵容和法制的残缺也是造成这种悲剧的元凶,是难辞其咎的。透过此中现实,人们不难发现;在封建专制制度下,这种惨剧之所以绵延不断,无法根除,这不仅是人为的因素在作怪,更是制度本身的结症使然。
 
【事典】
 
来俊臣的“杰作”
 
来俊臣被武则天任用后,杀人如麻,人多畏惧,他恃此也不把朝中大臣放在眼中,为了敛财,他竞每每向他们索贿,少有不从者。
 
朝中左卫大将军泉献诚,为人正直,性格刚烈,当他听说来俊臣竟敢勒索朝中大臣这件事后,十分气愤,他为此向那些服屈于来俊臣的人说:
 
“我们乃国家重臣,怎能向一个小小的来俊臣献媚呢?这太不成体统了。”
 
那些人皆笑泉献诚不知深浅,他们对泉献诚说:
 
“我们并不是怕来俊臣这个人,而是怕他手中的权力啊。皇上信用他,他又可以胡乱抓人,与其舍些钱财得保平安,我们那里还敢在乎自己的身份呢?”
 
泉献诚不以为意,不时痛骂来俊臣几句,他的朋友为他担心,便加以规劝说:
 
“朝中大臣们自不比将军愚钝,他们都那么做了,自有其玄奥。你不但不随波逐流,且是不避人言,结怨小人,这是取祸之事啊,怎可不改呢?”
 
泉献诚正色说:
 
“我行事无偏,严守忠义,奸恶小人又能奈我如何?他们滥杀无辜,嚣张已极,倘若人人只求自保,天下岂不毁于他们之手?我倒要看看,他们有何手段能治我的罪。”
 
泉献诚的言行被人告之来俊臣,他先是一愣,继而哈哈一笑。来俊臣的手下不明所以,来俊臣笑过之后,忽地杀气腾腾,出语如冰,他重声说:
 
“泉献诚狂妄无礼,无非自恃手握兵权,若将此人除了,我还有何事不成?”
 
手下人献计说:
 
“对付此等武夫,何劳大人动手,只要大人开口,自可加他个谋反之罪,我们自会将他擒拿。”
 
来俊臣为使别人更加慑服他的威势,并没有马上动手。他先派一人做为他的代表,上泉献诚家索取金钱,且是数额甚巨,须立即交付。泉献诚勃然大怒,将那人乱棍打出。来俊臣见那人回转时的狼狈之状,反是笑着安慰他说:
 
“让你受苦了,他日查抄泉献诚的家产,我一定让你主持其事。”
 
来俊臣连夜指使手下诬告泉献诚谋反,武则天对掌兵大将疑虑最多,她遂即命来俊臣审理此案。来俊臣将泉献诚关入大牢,对他嘲笑地说:
 
“你自不量力,这个下场如何?我虽官位远在你之下,却是掌握你的生死,你现在还想和我斗吗?”
 
泉献诚自不屈服,大骂不止。用刑之下,他也坚不认罪。来俊臣撞上如此硬汉,怒火更旺,索性命人把他用绳索勒死,以泄其忿。来俊臣对他的手下说:
 
“此人顽抗到底,结不了案,皇上怪罪不说,弄不好他说出真相,对我们就更不利了。此等情况,可依此例办理,我们上报说其畏罪自杀,一来此案可结,无有后患,二来可掩我失,死无对证。他日若有人查寻此事,你们这样说就行了。”
 
此案轰动一时,知道真相的人们无不痛恨来俊臣的凶恶阴毒,武则天却认来俊臣破案有功,对他嘉勉有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