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异而心异,择其弱者以攻之,其神必溃。

【原文】
 
人异而心异,择其弱者以攻之,其神必溃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不同他们的思想就有差异,选择他们的薄弱之处加以攻击,他们的精神一定会崩溃。
 
【解读】
 
人都有自身的弱点,抓住了每个人的这些弱点,集中火力攻击,对其精神的打击是别的方法无法比拟的,也是最奏效的。精神一倒,整个人的意志和韧性便没了,头脑便不在清醒,贪生怕死的心理就会占据上风。由此酷吏们才能利用此节,打开缺口,为他们制造冤案、逼人就范大行其便。这种对人的心理的研究和弱点的认定,不能不说是酷吏们的“高明“之处。许多人或许不惧他们的淫威和暴虐,但往往屈服于他们的攻心战,做了精神的俘虏,让他们的阴谋得逞。这未必就是屈服者的耻辱,却可见证酷吏的无耻之极,实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。
 
【事典】
 
郭猗的攻心战
 
南北朝时,北汉的宦官郭猗为了巴结相国刘粲,同时陷害他的仇人刘义,便于一天深夜求见刘粲,故作神情紧张地告密说:
 
“皇太弟刘义与大将密谋造反,他们第一个便是要将你除掉。我冒死前来,只想让相国早作准备,以防此祸。”
 
当时北汉皇帝刘聪在位,他不立长子刘粲为皇太子,却把自己的弟弟刘义作为帝位的继承人,立为皇太弟。后来刘义失宠,刘粲以相国之位掌管大权,郭猗正是看中这一点才如此行事的。
 
刘粲听此凶信,顿时心有恐慌,手足无措。他虽不敢肯定此事,却猜想刘义或有此心,自己只是未察觉罢了。他目光不定,郭猗见刘粲还有犹疑,便直问道:
 
“相国虽位高权重,可那刘义终还窃据皇太弟之位,他若冒险动手,相国的处境就不妙了。只要相国有心除贼,一来可去祸患,二来可取太子之位,如此美事,相国为何不为呢?若是相国不信刘义谋反,自可亲问那将军手下的属官王皮、刘惇,只要相国允许他们改过自新,不治其死罪,想必他们定会说出真情。”
 
郭猗随后抢在刘粲前面,先行找到王皮、刘惇,他将二人拉至密室,惊慌地说:
 
“你们的将军谋反,皇太弟是其主谋,此事皇上和相国都已知晓,你们也参与了吗?”
 
王皮、刘惇大惊失色,忙道不知,郭猗见他们魂不附体之状,于是哄骗他们说:
 
“这是死罪,你们即使真的不知,谁又会相信呢?到时只能落得拒不认罪的结果,罪上加罪,你们的亲戚家人都要遭殃。依我之见,倘若相国问起此事,你们尽可招认,只说怕是相国不信,反治我们以诬告,这才不敢检举他们。相国一但开恩,你们便有救了。”
 
郭猗句句击中二人的要害,他们反复思量之下,只好应承了。刘粲把他们招去,不待动问,二人便依郭猗所教,将所谓的事实供出,还煞有介事地虚构了许多细节,并不停地央求刘粲饶命。
 
刘粲确信无疑了,他马上面见父皇。刘聪见罪证确凿,急命大肆收捕。刘义遂以谋反罪被诛,连他所属将士一万五千余人也被坑杀。郭猗得偿心愿,从此倍受刘粲宠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