怜不可存,怜人者无证其忠。

【原文】
 
怜不可存,怜人者无证其忠。
 
【翻译】
 
怜惜不可以存有,怜惜别人的人并不能以此证明他的忠正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审案问罪最忌心有同情,不忍下手,这是酷吏和阴谋者的经验之谈。他们制造冤案,凭的就是不要良心,颠倒黑白,若是良心发现,心有侧隐,他们自是失去了晋身之本,又何以成事呢?事实的残酷性也让正义之士心寒,那些富有爱心的仁人君子,只因他们不容于小人,不工于谄媚,常常是不得志的;统治者全凭自己的好恶来辨别忠奸,只因仁义之举非其所好,便被其排斥于忠正之外,甚至反指为奸。这不仅鼓动了小人、酷吏行恶,正义之士有所变通,更助长了社会的冷漠之风。
 
【事典】
 
赵普的狠心
 
赵普在宋太祖时期,身为宰相,深得信任。宋太宗赵光义上台后,卢多逊当政,他为排挤赵普这个先朝元老,便在宋太宗面前诋毁他,致使他虽名为太子太保,却是有名无权。赵普为此心怀郁闷,常常独坐叹息。
 
赵普的朋友见此动情,对他说:
 
“卢多逊小人得志,你怎会容忍呢?你这样不抗不辩,他岂不是气焰愈发嚣张?到得那时,只怕你受害不说,也要连累你的家人和朋友啊。”
 
赵普黯然一叹道:
 
“物换人非,这是常有的事啊,我虽心有不悦,却不想多生枝节了。人生在世,何必处处斗狠要强呢?”
 
卢多逊见赵普如此软弱,更加施展了毒手。他用权将赵普的妹夫候仁宝调出朝中,到偏远的南岭外邕州去做知州;又用计瞒骗了皇上,借用皇上的名义让他和敌交战,使其战死沙场。
 
妹夫之死,令赵普改变了想法,他要以牙还牙,报复卢多逊。他深知卢多逊之所以得宠,一个重要的原因,便是他和秦王赵廷美关系密切,如果要扳倒卢多逊,必须先扳倒他的靠山赵廷美。在此,赵普犹豫了。他和秦王无怨无仇,平日里也是素有来往,相交甚好,他实在不忍心向他下手。他把此事埋在心底,一日不小心却向家人流露了出来,家人于是出言说:
 
“皇上对你不再信任,都怪你对人太好,心太善良了。卢多逊害死咱家人,多行不法,他得到报应了吗?你不忍加害秦王,不这样就无法惩治卢多逊,更无法报仇,还顾得上这么多吗?秦王做他的靠山,你又何必怜悯他呢?再这样,说不上我们还遭多少祸呢。”
 
赵普被家人说动,不觉也少了顾忌,他等待机会,对秦王的一举一动都十分留意。
 
忽有一日,秦王府的旧僚柴禹锡、赵熔、杨守一等人竟向太宗皇帝密告秦王谋反,又说卢多逊和秦王交往甚密,也许也参与此事。太宗皇帝命赵普调查此事,赵普心中狂喜,自以为报仇的机会终于等到了。
 
其实,那些人只是诬告秦王。赵普在调查中得知,秦王赵廷美胸无大志,只是在平日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牢骚话而已。至于那个卢多逊,虽和他交往频繁,所谈论的多是私事,却无一事与朝政有关。赵普苦思一夜,还是狠下心来,他第二天密报太宗皇帝说:
 
“秦王和卢多逊,相互勾结,图谋不轨,已非一日了。幸赖皇上英明,慧眼识奸,否则祸不可知。眼下有惊无险,为防有变,皇上请速下决断吧。”宋太宗暗自庆幸,脸上却是冒出了冷汗。他勒令秦王回归私弟,子女封爵全部除去;卢多逊发配人烟荒芜的崖州,即日便行。两年之后,卢多逊便病死在那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