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宜重惩,援友者惟招其害。

【原文】
 
友宜重惩,援友者惟招其害。
 
【翻译】
 
朋友应该从重惩处,帮助朋友的人只能给他自己招来祸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对朋友的态度,可见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和心地本性。酷吏和阴谋者这种置友情于不顾,且要置其重罚,以此邀功求赏,保全自己的行径,可见其无情的嘴脸了。其实,他们眼里的朋友,也只是官场上逢场作戏、互相利用的酒肉朋友而已。他们坏事做绝,又何尝有什么真正的交情可言呢?即使如此,亦可看出在凶险四伏的官场之上,一个人如果没有机心,没有设防,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了。一旦有了风吹草劝,那些所谓的朋友不仅会出卖他,还会落井下石,翻脸无情地加重处治他,更别指望他们有所救助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周兴的哀叹
 
武则天任用的酷吏之中,周兴发迹最早,人也最为机敏狡诈,可谓酷吏之首。他靠罗织他人罪名,担任秋官侍郎之职后,豢养了数百名无赖,专门从事告密活动,以为鹰犬。他常教训他们说:
 
“我们只求为皇上尽忠,就是亲爹老子也要勇于揭发,别的更不能心存善念。特别对朋友,不但要和他们划清界限,还得更加严厉;不这样做就显示不出你的清白和忠贞了,到头来自找麻烦,这不是聪明人干的事呀。”
 
周兴害人无数,自是仇家众多。有人对他行刺,只因他身边护卫众多,防范严密,他才没被杀死,来俊臣一向以周兴的朋友自居,于是他对周兴说:
 
“大人为国除奸尽忠,也该虑及自身的安危。国家视你为栋梁,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天下苍生惜身啊。”
 
周兴听之受用,他连连说:
 
“还是你关心我啊,以后有事,我一定帮你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 
来俊臣巴结周兴,无非是着眼于周兴的地位和权势。为了和他搞好关系,来俊臣常拉他饮酒玩乐;在外人眼里,他们无异是最要好的朋友了。
 
周兴的仇人见刺杀不成,遂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也密告他串通谋反。武则天让来俊臣审理此案,来俊臣一时变得愁眉不展,他的手下便问他说:
 
“大人和周兴乃为至友,大人可是为周兴忧心?”
 
来俊臣苦笑摇头说:“朋友之谊,只在同道之间,如今周兴已为嫌犯,我们何谊之有?我只担心他过于狡诈,这个案子实难落实。”
 
来俊臣手下大感意外,倒吸凉气。
 
来俊臣不乏其奸,他想好计谋后,便派人请来周兴饮酒言欢。他先是极尽恭维周兴乃第一办案高手,无人能及,接着便故作愁烦地说:
 
“有一囚犯极其狡猾,我各种刑具都用过了,还是不能让他招认,大人可有妙法教我呢?”
 
周兴飘然之间,不仅得意地卖弄说:
 
“囚犯抵赖,全在用刑不酷。我新近想得一法,保管无人能受﹐自会乖乖招认。”
 
来俊臣忙着给周兴敬酒,周兴更加兴奋,他比划着接着说:
 
“拿一大瓮,把犯人装入其中,在瓮的四周架上炭火;犯人如不招供,他就会被烤熟烤焦了,你还怕他不就范吗?”
 
来俊臣听过即笑,命人搬来大瓮,四周架上炭火,后道:
 
“我奉皇上谕旨,特来审你谋反一案,请君入瓮吧。”
 
周兴脑袋轰响,连忙爬在地上,不住地叩头说:
 
“大人与我乃是至交,此事纯属诬陷,还请大人为我伸冤。”
 
来俊臣脸上肃然,他冷声说:
 
“你我相交,乃出于公义,何来私情?若再胡言乱语,本大人决不轻饶!”
 
周兴瘫倒于地,只好把来俊臣所需要的口供招认了。事后周兴顿足哀叹说:
 
“我自诩有识人之能,却是栽在来俊臣的手里,我原是有眼无珠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