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人或免人罪,难为亦为也。

【原文】
 
罪人或免人罪,难为亦为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加罪于人或许能避免被人加罪,此事虽不容易也要勉为其难。
 
【解读】
 
陷人于罪,行事者总有很多的借口和理由,其中,这样做能避免被人加罪,便为很多人所信奉。他们害人却说是为了免受人害,是先下手为强的自保之策。这在封建专制时代,或许有他的道理;但从人性的角度和社会公理的层面看,这无异是极端凶残与有违天理的行为,不仅自私,也荒谬绝伦,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欺人之谈。酷吏和阴谋家于此的骗人之能,使人往往误以为他们也是迫不得以,被动行事,这就使他们的罪行披上了一件合法的外衣,令人难察其本来面目。事实上,疯狂制造冤狱,陷害无辜,六亲不认,只有大奸臣恶,丧失人性的人才可能真正做到,善良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如此绝情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檀道济的愤怒
 
南北朝时期,宋国的大将檀道济能征善战,屡立战功,深乎众望。檀道济有此威名,朝中近臣深为忌恨,想方设法要把他除掉。
 
檀道济在朝为官的一位挚友得此讯息,连忙给他写信说:“你身为大将,执掌兵权,手下又多骁勇善战的将领,你的几个儿子也在军中任职,这一切虽是你的荣耀,也是你让人忌恨的原由啊。现在朝中有人进谗,对你不利,你应自请辞职,上表谢罪。”
 
檀道济阅罢书信,心中愤怒,他对几个儿子说:
 
“我在沙场为国杀敌,岂是朝中小人所想象的那般无耻?我不是为己之荣,亦不是谋取私利,此心天日可鉴。”
 
他的几个儿子惶恐不安地说:
 
“父亲功高震主,历来又多有冤死的忠臣,我们何必坚持呢?不如卸甲归田,少却许多麻烦。”
 
檀道济长叹一声,他对儿子们说:
 
“时下国家危急,战事频繁,我身为大将,为了免祸而弃国,大丈夫不能为也。只望皇上英明,知我此心。”
 
彭城王刘义康对檀道济心中赏识,却也怕他无入能制,或有反意。那些近臣遂多次找上刘义康,万劝刘义康出面抓捕檀道济,他们对刘义康说:
 
“大王为皇上至亲,当为皇上分忧啊。檀道济文武兼备,手握重兵,只怕有一天造起反来,那就无人能敌了。现在你不加罪于他,有一天他就会加罪于你,与其让他占先,又怎如我们马上就动手呢?这是无可选择的事,大王切不可心存侥幸啊。”
 
刘义康把心一横,口道:
 
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檀道济你休怪我无情了。”
 
不久宋文帝得了重病,刘义康便拟了一道诏书,传召檀道济进京议事。檀道济急欲上路,他的妻子便说:
 
“此事来的突然,你为人又过于善良,这般轻去,我真为你担心呐。”
 
檀道济却安慰妻子说:
 
“朝廷召见,必为战事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?我没有什么过错,有什么可怕的?我速去速回,你放心好了。”
 
他赶至京城建康,进宫见过皇上,问过安之后,就要起程返回。彭城王极力挽留,且故作亲热地说:
 
“将军一路劳顿,趁此正好歇息数曰,也让小王代皇上慰问将军。”
 
檀道济无法拒绝,强忍着留下。刘义康暗中把一切安排好了之后,便于一日再召檀道济入宫,把他收捕;同时宣读诏书,指控他谋反。檀道济遭此重击,立时怒不可遏地说:
 
“你们这是自毁长城!”
 
身陷人手,檀道济的任何言词都是多余的;他被杀害之后,不明真相的人,还为除去了一大祸患而庆幸不已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