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人于死,莫逾构其反也;诱人以服,非刑之无得焉。

【原文】
 
致人于死,莫逾构其反也;诱人以服,非刑之无得焉。
 
【翻译】
 
让人达到死亡的境地,没有比构陷他谋反更能奏效的事了;诱导人们做到服从,不刑罚他们就达不到目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古往今来,阴谋者都善使诬人谋反之计;历朝历代,严刑逼供这一手段都为酷吏们推崇。统治者怕人造反的心理是共同的,他们对此极为敏感和疑心,惩处的手段也是极其残酷和不留情面的,这就为那些阴谋者打击政敌、消灭异己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和借口。人们大都畏惧肉体的惩罚,酷刑之下很少有人能坚持到最后,这就使酷吏们抓住了人的这个弱点,以此来逼迫人们服从他们的意志,肆无忌惮地制造冤案。阴谋者的招法和酷吏们的伎俩,因为针对性强、切入点准、威慑力大,所以常常是致命的,也是非一般人所能忍受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遭人陷害的杨秀
 
杨秀是隋文帝杨坚的第三个儿子,被封蜀王。杨广以阴谋手段将杨勇扳倒,自己当上太子后,为了地位永固,他便把杨秀视为潜在的敌手,一心将他铲除。他为此事把投靠他的权臣杨素找来。对他说:
 
“杨秀不除,我的心始终不踏实,你能想个主意吗?”
 
杨素微微一笑,说:
 
“他为人宽厚,生性淡薄,找他的过错很不容易啊。”
 
杨广脸上惶急,不悦道:
 
“你素来足智多谋,难到是你心有不忍,对他留情不成?”杨素连连摆手,正色说:
 
“太子误会了。老臣在想,若要治他于死,彻底扳倒,只有告他谋反之罪才成,可皇上哪会轻易相信呢?更何况以他的为人和平日所为,朝中上下更不会相信他会谋反。此事既势在必行,且容老臣三思,周密策划。”
 
从此,杨素便在杨坚面前常说杨秀的坏话,为了让杨坚相信,他还故作神秘地对杨坚谎报说:
 
“杨秀自谓他有天子之相,陛下以为如何呢?”
 
杨坚自是对此反感。时间一长,杨素的百般谗言终使杨坚怒火上窜,他把杨秀召进京来,命杨素审问杨秀。
 
杨素得此方便,自是不肯放过杨秀,他劝诱杨秀自认谋反不成后,马上杀气腾腾地对杨秀吼道:
 
“你虽贵为皇子,时下却是我手中的钦犯,我这酷刑无数,你就一样一样品尝吧。”
 
酷刑之下,养优处尊的杨秀连发惨嚎,杨素如若未见,只催促狱卒用刑加力。过不多时,杨秀遂即昏厥,杨素将他弄醒之后,杨秀如见魔鬼,浑身颤抖,他连说招认,自认诅咒皇上,盼他早死,准备谋反。
 
有了口供,杨素急忙面见杨广报告喜讯,杨广开心之下,却对杨素说:
 
“他虽招认,可是少了证据,以父皇的精明,他也未必深信,这该如何是好?”
 
杨素略一思忖,即道:
 
‘巫蛊’害人,古己有之,太子何不令杨秀有此罪名?”“巫蛊”是一种迷信的害人手法,即刻一偶人,写上欲害之人的姓名和咒语,在偶人身上遍插钉子,埋于地下,辅以在神前祷告,以置人于死。杨广于是命人作了两个木偶,分别写上父皇杨坚和四弟汉王杨谅的名字,又写上咒其速死的咒语,将它们埋在华山脚下。一切安排妥当,杨素这才进宫面见杨坚,将杨秀的口供呈上,又将“巫蛊”之事合盘托出。杨坚看罢口供,连声怒骂杨秀该死;一待杨素亲至华山脚下把那木偶挖出,呈给杨坚看时,杨坚气得七窍生烟,口道:
 
“杨秀如此恶毒,真是远过我的想象啊!”
 
他坚持要把杨秀斩首,众大臣苦劝之下,他才免其一死。结果杨秀被废为庶人,囚禁府中,不得与妻子见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