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有术,罚尚变,无所不施,人皆授首矣。

【原文】
 
刑有术,罚尚变,无所不施,人皆授首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刑讯是讲究方法的,责罚贵在有所变化,施行的手段没有限制,人们就都会伏法认罪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在迫人认罪方面,刑罪手段的适时运用和花样翻新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人不能承受,产生极大的恐惧,从而不再顽抗,低头认罪。在此,冤狱的制造者不惜绞尽脑汁,想出一系列令人为之魂飞色变的酷刑招法,强化对人的迫害力度和精神恐吓,最大限度地逼人尽快招供,进而省却不少气力,花费最短的时间来了结此案。应该指出的是,那些丧失人性的施刑者,他们以此为乐,以残害他人为荣,这不仅反映了他们的变态心理和极端冷酷,而且由此折射出了在封建专制时代下,人的一切都被扭曲,甚至人类引以为傲的智慧也被引上歧途,成了杀人害命的帮凶。
 
【事典】
 
酷吏们的发明
 
在武则天所宠信的酷吏当中,来俊臣是最有“发明”、“创造”的一个。他所创酷刑之厉害,除了武则天和武姓亲属之外,所有的政府官员和民众无不对它发抖。
 
据不完全统计,来俊臣审讯被告时所用的酷刑,仅只“枷”一项,就有十个使人心裂胆丧的名号,它们是“定百脉”、“喘不得”、“突地吼”、“著即承”、“失魂胆”、“实同反”、“反是实”、“死猪愁”、“求即死”、“求破家”。这些枷刑,轻则令人手残肢断,重则教人当场丧命。更令人恐惧的是,来俊臣在审讯疑犯之前,总是先将一无辜人犯当场施刑,令疑犯在旁观看,且不得闭上双目。伴随着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和血淋淋的画面,疑犯有的当场就吓昏了,有的更是吓出了疯癫,精神错乱。致使许多案子,不待给疑犯用刑,他便老实招认了。朝中大臣曾对来俊臣的办案能力大表怀疑,他们曾向武则天进言说:
 
“一个人若是自认谋反,他不仅自己被杀,且要连累全族被屠,这样的罪名,他们怎会轻易地承认呢?我们怀疑来俊臣是在弄虚作假,有意欺瞒皇上啊。”
 
武则天也觉好奇,询问之下,来俊臣便解释说:
 
“这确是难事,可正因如此,才能显出臣的手段。本来他们早作好了至死顽抗的准备,甚至有的试图自杀,不过臣的酷刑,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远比死亡还让他们痛楚:他们痛不可忍,为了过关,自是如实招供。”
 
武则天不置可否。她以女性之身篡夺李姓政权,在那个时代自是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。她为了保护自己的王朝,极端地采取了任用酷吏的政策,目的就是要作大规模但表面合法的屠杀。
 
有了武则天这个最高当权者的支持,酷吏们大批涌现,为了邀功示能,他们便在酷刑上出奇出新;为求得到重用,他们所制造的冤案越来越大,而这一切竟全得力于他们“发明”的酷刑上。
 
来俊臣的酷刑有的有着十分动听的名字,人在这方面的想象力,来俊臣可谓做到了极致。和它们所拥有的美丽名称相反,这些酷刑是极其残忍和恶毒的。“风凰展翅”,是把被告绑上短木,像扭绞绳索一样地扭绞双臂,痛彻难当,不须多时,被告的双臂就会被绞断。“驴驹拔獗”,是把被告绑在柱子上,用绳子系住颈项,向前牵引,如不马上招认,脖子就会被拉断,气绝身亡。“仙人献果”,是让被告光着身子跪在碎瓦砾上,双手捧枷l,举过头顶,须叟之间,膝盖就会痛疼入骨,血流当场。“玉女登梯”,是逼使被告爬上高梯,用绳子栓住脖子,向背后拉拽,如不招供,用力之下,人会窒息而死,不马上死的也会跃下摔死。索元礼也是酷吏中很有名的一位,他的发明也有其独到之处。他让被告将头伸进一特制的铁笼之中,铁笼里面钉满铁针,如不立招,笼子里的铁针便会伸缩暴长,直将被告的头颅刺穿。他曾把被告倒悬挂起,在其头部系上石头,被告若是反抗,他便会加大石块的重量。索元礼最有名的一招,便是用铁圈套在被告的头上,在缝隙中打入木楔,如不招认,他便会用力拍击木楔,让被告脑浆崩裂而死。
 
侯思止是一个文盲酷吏,他虽没有什么特别花样,只有一招便让人胆寒心碎。他常将被告双足缚住,在地上倒拖不止,被告不招,身子脑袋都会拖烂磨破,其中的痛苦自是难以言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