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者识时,顽者辩理;势以待入,罚之肇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明者识时,顽者辩理;势以待入,罚之肇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聪明的人能认清当前的客观形势,愚顽的人却一味辩说有理与无理;按照形势的要求对待他人,这是责罚人的出发点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在酷吏和阴谋者的眼里,与他们抗争,拒不认罪的人,便是不识时务。这既说明了他们的狂妄和自大,也显示了是非颠倒、酷刑成风的封建专制的真实状态。在这种黑暗现实下,公理被废弃了,正义被扼杀了,凡事无理可讲,强权和暴行让人只能按照当权者的意志行事,否则便是叛逆,便要残酷惩罚。如此专横和高压,使得人们不得不顺波逐流,逆来顺受,而统治者惩罚的重点和初衷,也会变本加厉,根据形势的变化,随意打击和诬陷他们心中的不服从者和不合作者,给人上纲上线,罗织罪名。这是酷吏政治产生的根本所在,也是封建社会世风日下、道德沦丧的本质原因。
 
【事典】
 
张敞的把柄
 
汉宣帝时,张敞被朝廷从胶东召到京师,担任京兆尹之职。初来乍到,便有好心人提醒张敞说:
 
“这里非比他地,因为有了当朝权贵的庇护,不但盗贼猖獗,且是无人敢管。你不要鲁莽行事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。”
 
张敞嫉恶如仇,对此反驳道:
 
“我身为京师长官,岂能任贼横行,尸位素餐呢?长此以往,官匪勾结、正义不张,朝廷当是不攻自破了。我幸得此位,自要铲奸除恶,为国尽忠。”
 
张敞决心除贼,他先是向长安父老了解情况,打探盗贼们的详细住处,后是精心安排人手,制定行动方案。这时有人建议说:
 
“这里贼多势众,与其力敌,不如智取。大人若依小人之计,尽可让所有盗贼无一漏网,少费周折。”
 
张敞听从了那人的建议,于是将那些强盗头目一一寻来,或动之以刑,或晓之以法,待他们伏罪之后,张敞便封他们都做了官府的小官。此举令许多人颇感惊诧,他们对张敞责怪说:
 
“不惩治他们,也就是了,这委以官职,太过离谱,怎能服人呢?”
 
张敞无动于衷,坚持己见。那些强盗头目的手下一见他们的头目得官,于是从四面八方赶来表示祝贺。强盗头目便依张敞的吩咐把手下——灌醉,并用红土在他们衣服后面标上记号。一待酒席散去,守候在外面的捕盗官员便依据标记,将出门的强盗抓捕归案。如此炮制,张敞没有多长时间,便将盗贼一扫而光,首都长安变得一片安宁。
 
如此大得人心之举,那些朝中的权贵却恨在心上。他们不能公开为盗贼们辩护,便千方百计找寻张敞的错处,只想借此对他打击报复。难得张敞并无劣迹,小的过失也遍寻不着,权贵们急了,他们听说张敞经常给妻子描眉﹐便以此做为把柄,向皇帝告状说:
 
“张敞毫无大臣之礼,行为下贱,举止不端,这样轻佻的人是不能立足于朝廷的,请皇上严肃法纪,罢斥此人。”
 
群情汹汹,讨伐张敞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所言的害处也越来越大,汉宣帝于是把张敞召来,当面向他问讯说:
 
“他们所言之事可是实情呢?”
 
张敞心中愤怒,却是强忍着点了点头,口道:
 
“此乃闺房私事,与他人何干?与朝政何干?他们小题大作,乃是别有用心,请皇上为我作主。”
 
汉宣亲一时哑言,后道:
 
“话虽如此,你也要自重啊。”
 
张敞日后多有建树,汉宣帝却从不重用他。朝中的权贵仍抓住这个把柄不放,对张敞的攻击和责难始终也没有停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