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之能受,痛之难忍,刑人取其不堪。

【原文】
 
死之能受,痛之难忍,刑人取其不堪。
 
【翻译】
 
死亡可以接受,痛苦难以忍耐,给人动刑选取他们不能忍受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死亡的痛苦是一时的,肉体的折磨和摧残却是让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觉,这种活生生的痛苦,常使人只求速死,对死亡却不以为惧了。酷吏和阴谋者自是掌握人们的这种心态,他们要的就是人们不能忍受酷刑时的屈服,于是他们故意不让受刑者死去,而百般折磨,甚至在肉体惩罚的同时,加以精神污辱和名誉攻击;只要打击有效,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实行。应该说人的意志力和承受力终是有限的,在这种不择手段的摧残面前,酷吏和阴谋者往往会奸计得逞。当他们举杯而贺﹑弹冠相庆的时候,他们的丑行也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,留下无尽的骂名。
 
【事典】
 
周兴的本事
 
周兴初为酷吏之时,由于其手段残忍、善窥上意﹑破案迅速,武则天对他十分赏识。当时的宰相魏玄同一次却对武则天说:
 
“周兴肆意滥杀,为人狡诈,陛下不可对之信任太过。他这个人胆子太大,我真怕他有一天做出极端的事来,让陛下难堪啊。”
 
此事让周兴知道后,他便把下一个陷害目标锁定在魏玄同身上,日夜琢磨如何将他治罪。
 
大将黑齿常战功卓著,他对魏玄同十分敬重,二人平日多有来往。周兴一次见他们二人一同游玩,车马随从众多,不禁心生一计,遂马上求见武则天,奏告说:
 
“朝中大臣和领兵大将素来亲密,形影不离,陛下以为这是正常的事吗?眼下魏玄同和大将黑齿常交往可疑,又有人告其将要谋反,今日我见他们出行在道,护卫甲兵颇多,招摇于市,特来报与陛下知晓。”
 
武则天遂命周兴彻查此事,周兴于是把魏玄同、黑齿常抓捕审问。开始,周兴让手下人具体办理此案,可是几天过后,他的手下人却向他汇报说:
 
“魏玄同、黑齿常二人软硬不吃,坚不认罪,看来只好请大人出面审理了。”
 
周兴心中暗惊,面上却冷笑道:
 
“还是你们无能啊,让老子出山,这不是给他们的面子吗?”
 
手下人于是众口恭维周兴本事超群,无人能比。周兴被其吹捧得洋洋得意,他自负地对他们说:
 
“碰上这样的硬汉,你们不行,那就看我周兴的本事了。干我们这一行的,没有这个本事怎么成呢?别说他们有谋反嫌疑,就是完全冤枉,也得让他们俯首认罪。做不到这一点,我们还能混下去吗?”
 
周兴于是亲自审讯二人。魏玄同、黑齿常一见周兴,遂即破口大骂,周兴却阴冷一笑,口中说:“你们这般行事,无非求死,免遭苦罪,我周兴岂能上你们的当呢?实话和你们说,若是你们老实低头,如实交待,我自会求请皇上饶了你们的家人。如若不然,你们必死不说,且要多受酷刑,连累你们的家人一同被诛,这个结果就损失惨重了﹐你们真想如此收场吗?”
 
一言未尽,魏玄同和黑齿常已是冷汗直冒,脸色尽变。他们相视之下,不觉都低头重叹,魏玄同首先开口说:
 
“我等蒙此奇冤,为了家人,却不敢向大人叫屈了,望大人手下留情,我等虽死亦是值了。”
 
周兴连声应允,魏玄同、黑齿常泣泪认罪,武则天遂传命将他们处死。事后,周兴的手下问他此事的诀窍,周兴奸笑着回答说:
 
“他们一个是宰相,一个是大将,寻常的那套既不中用,想必他们己是不惜自身,只能改攻他处。身为人父,没有人不顾念自己子孙的,我以此要挟,果然一击而中。因为我知道,这是人之常情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