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刑者非人也,罚人者非罚也。非人乃贱,非罚乃贵。

【原文】
 
人刑者非人也,罚人者非罚也。非人乃贱,非罚乃贵。
 
【翻译】
 
被人用刑的人会受到非人的待遇,惩罚别人的人自己也会避免惩罚。遭受非人的待遇就低贱,不受惩罚就高贵。
 
【解读】
 
酷吏和阴谋者陷害无辜、残害忠良,说穿了他们无不是想借此向统治者邀功卖好,作为求取富贵、向上爬的阶梯。在他们眼中,不把别人置于死地,自己就会被别人暗害;自己先动手惩罚别人,自己就能占据主动,不会受制于人,被别人惩罚了。这种狭隘心胸和变态心理,促使他们不顾正义和良心的遣责,不仅以制造冤案为荣,更以折磨人为乐。他们把个人的荣华富责,寄托在剥夺别人的自由和生命上,完全丧失了人性。他们如此凶残,统治者对他们也会心生畏惧和充满戒心,一但他们失去利用价值或招来天怨人怒,统治者总会毫不犹豫地把他们抛出,做为替罪羊无情宰杀。这不仅反映了统治者的阴毒,也宣告了酷吏和阴谋者的如意算盘终将破产;他们为虎作依;这实是他们应得的下场。
 
【事典】
 
武则天的高明
 
武则天向以重用酷吏闻名,她手下的酷吏之多,酷吏之恶,可谓豆古少有。一个周兴,他一人便杀无辜数千人;来俊臣更是残暴,他灭绝的忠良达千余家。
 
对酷吏们的穷凶极恶,武则天是颇为欣赏的,她曾对来俊臣嘉勉说:
 
“我的江山,有你们很大的功劳。反对我的人太多了,没有你们的极力绞杀,真不知道会出多少乱子。你们大可便宜从事,为朝廷铲除奸党。”
 
来俊臣等人受宠若惊,更加死心塌地为武则天卖命。他们自以为有了皇帝撑腰,就可永保富贵了,来俊臣曾嚣张地对自己手下人说:
 
“我们乃是奉皇上旨意行事,纵是千错万错,那也和我们无关,你们何必畏手畏脚呢?捅出天大的麻烦,只要皇上不怪罪,那就是小事一桩,你们完全不必介意啊。”
 
酷吏们的暴行,朝中大臣、天下百姓无不对之恨之入骨,他们敢怒不敢言,仇恨却在积聚,随时有暴发之势。
 
武则天的心腹大臣为此忧心,他委婉地劝谏武则天说:
 
“酷吏胆大妄为,恶名昭著,这会影响陛下的名声啊,陛下何不下一道旨意,让他们有所收敛呢?”
 
武则天冷笑几声,后说;
 
“现在乃非常时期,免不了有非常之事。此事日后再议,我自有主意。”
 
武则天其实更为此事担心,如果天下人都被酷吏逼反,她这个皇帝也当不成了。眼下对手还没尽除,她只想一但对手消灭殆光,皇位稳固,到那时再杀他们不迟。有此打算,武则天从此对所有上书反对酷吏的人一概斥责,有的甚至打入监牢,让酷吏们自行处置。酷吏们越发不可一世,他们办起事来也更加卖力。
 
当武则天的对手和潜在敌人,被酷吏们收拾得几乎已尽的时候,武则天见他们已无多大用处,也是为了收买人心,于是便突然变脸,先是杀了索元礼、丘神勤、周兴,最后,她还亲自下令处死来俊臣,且颁发诏书,向天下人公布来俊臣的罪恶,诏书中说:
 
“来俊臣滥用刑罚,有法不遵,欺君惑众,此贼完全是一人作恶,危害国家和百姓,不杀之不足以明法纪、平民愤。来俊臣为祸甚烈,他的家族也应全部屠灭,以慰天下。”
 
如此一来,武则天把罪责都推给了酷吏们不说,她自己也成了为百姓报仇雪恨的大好人了。史书上说她这是“杀人以慰人望,手段中谓高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