贱则鱼肉,贵则生死。人之取舍,无乃得此乎?

【原文】
 
贱则鱼肉,贵则生死。人之取舍,无乃得此乎?
 
【翻译】
 
低贱的人就任人宰割,高贵的人就主宰别人的生死命运。人们的选择态度和行为,恐怕是源出于此吧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不可否认,酷吏政治下的人们,在高压和淫威下,他们的人生选择和行事方式会有极大的转变。这种转变是被迫的,也是无可奈何的,只有少数投机者才会对此心甘情愿。靠出卖良心、杀人害命得来的富贵,正直的人是不屑的。他们迫于形势,随机应变,只不过是为了躲避灾难,保全自己。这和那些利欲熏心、死心卖命的人有着本质的不同。利欲熏心之辈,死心卖命之流,他们往往在这个时候摇身一变,目的只在求取功名,赚得好处,至于由此带来的灾害,他们只要事不关己,便懒得去问了。不管怎样,酷吏政治对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,由此产生的恶果也是触目惊心,令人发指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苏味道的软骨病
 
苏味道是武则天时期的宰相,在这个酷吏横行的凶险时代,许多大臣都惨遭毒手,家破人亡,苏味道却毛发无损,官运亨通。有人向他求教此中道理,他便常对人说:
 
“人得因时而变啊,不变就行不通了。时下酷吏受庞,我敢得罪他们吗?如今直言获罪,我敢讲真话吗?现在人人自危,我敢大意吗?既是不敢之处太多,最好的方法就是办任何事情都不能有太明确的态度,对国家大事不要提任何主张,对所有人都不要去得罪。”
 
王因他如此行事,人们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苏模棱”,“模棱两可”的成语便由此而来。
 
苏味道这般圆滑和小心,他的一个朋友还觉得他做的不够,他提醒苏味道说:
 
“你凡事躲避,置身事外,这虽能保身一时,却不是永固之道啊。如今皇上最喜祥瑞之事,寻常百姓都有所呈报,你身为宰相却无此功,怎样行得通呢?万一皇上怪你肉眼凡胎,不配相位;酷吏告你有意隐匿不报,心存不轨,你该如何应对呢?”
 
苏味道浑身凉透,跺足道:
 
“此中疏漏,可谓大矣,我真是罪该万死了!”
 
苏味道从此命人遍寻祥瑞之物,只因此物实在难寻,他一时无有所获,竟是夜不成寐,惶惶不可终日。
 
这年三月,长安城却突降大雪,实属反常。在人们的惊怪声中,苏味道却灵机一动,他对百官说:
 
“时值暮春,本该天降雨水,这会大雪纷飞,当是祥瑞之象,各位可随我入宫面圣,贺喜皇上。”
 
百官随声附和,独有殿中侍御史王求礼反对说:
 
“眼下草木正荣,大雪落下,势必成灾,这哪里算得上祥瑞呢?”
 
苏味道厉声斥责王求礼胡说,于是亲率百官入宫。在武则天面前,王求礼仍是坚持己见,力劝她不可接受称贺。武则天亦觉此事有害无益,说什么也算不上祥瑞,她便没有接受称贺。既便如此,她也没有嘉许王求礼一句,说他直言可勉;对苏味道的谄媚胡迕,武则天反是心中暗喜,没有半句的责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