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巧言,令色、足恭、左丘明耻之,丘亦耻之。”耻其匿怨而友人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子曰:“巧言,令色、足恭、左丘明耻之,丘亦耻之。”耻其匿怨而友人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孔子说:“甜言蜜语、和颜悦色、毕恭毕敬,这种态度,左丘明认为可耻,我也认为可耻。”可耻的是他们心中藏着怨恨,表面却与人要好的虚伪行径。
 
【解读】
 
社会是复杂的,现实是残酷的,人们出于各种目的和需求,总会戴上面具,作出假相来掩饰本心,骗取信任,为己谋利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和无奈。这在左丘明、孔子等圣贤眼中是可耻的行为,却常常是人们安身立命,隐忍避祸的生存之法,更是奸佞小人,邀宠弄权的晋身之道,虽为人轻,但颇为实用。退而求其次,难怪此道盛行不衰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张居正的另一面
 
张居正一生历任嘉靖、隆庆、万历三朝,是明朝杰出的政治家。他出任内阁首辅十余年,实行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使日趋没落的明王朝一度有所振作。
 
张居正得居高位,施展抱负,说来竟是与他巴结取悦权重一时的掌印太监冯保大有关连。
 
冯保贪财好色,为人不端,张居正虽对他心生厌恶,可为了争首辅之位,他竟自甘下贱,百般取媚冯保。为了讨取冯保的欢心,他不惜送他名琴7张,珍珠帘5副,黄金3万两,白银10万两及其他多种珍玩。
 
公元1572年,隆庆皇帝去世,年仅十岁的朱翊钧继位,冯保遂在朱翊钩的生母李贵妃面前,大肆攻击时任内阁首铺大臣的高拱,极力推荐张居正。高拱不知内情,竟将他上疏要将冯保驱逐出宫的事告诉了张居正。张居正一知此事,便毫无犹豫地出卖了引他为知已的高拱,把此消息密报给了冯保。
 
冯保诬告高拱有造反之心,高拱遂被放逐。张居正去掉宿敌,终登内阁首辅之位,得偿所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