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事享其功,败事委其过,且圣人弗能逾者,概人之本然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成事享其功,败事委其过,且圣人弗能逾者,概人之本然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事情成功了便享受功劳,事情失败了便推脱过错,圣人尚且不能超越这一点,这大概是人的本性所决定的吧。
 
【解读】
 
虚荣心,是人所共有的;责任感,是人所缺乏的。在是非成败面前,人的这种本性最易暴露出来。认识到这一点,对人对已都是大有益处的,它可使人丢掉幻想,对人不能期望太高,要求太多;对己不要自信太强,自责太切。凡事若能顺其自然,就势而为,便会处理好各种各样的人和事,不致怨天尤人,犯忌涉险。
 
【事典】
 
冤死的晁错
 
汉景帝的谋臣晁错,忠心耿耿,他为了国家的统一和巩固,向景帝提出“削藩”的主张。晁错的父亲听此消息,马上从家乡颖川赶到京城长安,对儿子劝诫说:“你太幼稚无知了,这事成了,那是皇上的功劳;这事若是办坏了,罪名便会全都落在你的身上。无论如何,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,聪明人怎会干这种愚蠢的事呢?”
 
晁错回答说:“这事对国家有利,有人怨恨于我那也顾不得了。只要皇上明白我的心意,又有谁能加害于我呢?”
 
晁错的父亲顿足而泣,他说:“大祸临头了,你还不自知,我还能说什么呢?”言罢他竟服毒而死。
 
以吴王刘濞为首的“七国之乱”遂之爆发。他们以“清君侧、诛晁错”为名,四下举事,一时天下大乱。
 
面对如此形势,登基不久的汉景帝乱了手脚。和晁错有仇的大臣袁盎趁机向景帝进言说:“王侯造反,这全是晁错一人造成的。皇上受了晁错的蒙蔽,不应该削藩,令其丧失他们的地盘。倘若杀掉晁错,恢复他们的封地,赦免七国的造反之罪,叛乱自会平息了。”
 
景帝听罢此言,默不作声,良久,他才如释重负地高声说:“为了一个晁错,我又何必得罪天下!”
 
景帝遂命丞相陶青等人弹劾晁错,说他离间君臣,大逆不道,无大臣之礼,应当腰斩,父母、妻儿、兄弟姐妹,应一律处死。这出由景帝自编自导的丑剧,景帝自然是无不照准,且是立即执行。
 
可悲的是,晁错当时正在忙于平叛事宜,行刑的使臣来逮捕他,他却以为皇上有要事相召,还换上了朝衣朝服。待马车将他拉到处决死囚的长安城东市,他才方知不妙。不等他出声,便被人拉下车来,砍下头颅。
 
晁错至死,也不明此中情由。景帝虽是杀了晁错,却未能使叛乱平息,只是白白断送了一代名臣的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