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欲则贪,尚私则枉,其罪遂生。

【原文】
 
多欲则贪,尚私则枉,其罪遂生。
 
【翻译】
 
欲望多了就会起贪心,极端自私就会有偏差,罪恶从此便产生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多欲和自私,是人很难克服的自身弱点,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超脱此中局限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人都是有罪的;区别只在罪大罪小而已。人间的一切罪悉,归根结底,还是源于人们自身的这种缺陷。这就要求人们要正视自我,时刻检查自己的言行,加强修养,弃恶向善,从根本上战胜人性的弱点。否则,便只能越陷越深,难以自拔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骤登显要的主父偃
 
西汉的主父偃未发迹时,穷困潦倒,连借钱都无处可借。世态的炎凉,自身的困顿,使他对世间的一切充满了仇恨,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,报复那些羞辱他的人。他一度游历了燕、齐、赵等藩国,可始终不被任用,这更增加了他的仇恨心。万般无奈,他孤注一掷地来到首都长安,直接向汉武帝上书。这次的冒险使他大有所获,汉武帝对他竟十分赏识,立即被授以官职。一年之内,他竟连升四级,官居显位。
 
有了权势,主父偃便迫不及待地施展了他的报复行动。以往得罪过他的人,都加以罪名,纷纷收监治罪。那怕只是从前对他态度冷淡的人,他也不肯放过,极尽报复,不惜致人死地。至于当初冷遇他的燕、齐、赵等藩国,他更是处心积虑地把一腔仇恨发泄在其国王身上。汉武帝的的哥哥刘定国,是燕国国王,他无恶不作,臭名昭著。他先是霸占了父亲的小妾,生下一个儿子,接着又把弟弟的媳妇强行抢来,据为己有。主父偃正为如何报复燕王发愁之际,偏赶这时有人向朝廷告发了燕王的丑行。主父偃主动请缕,获准受理此案。他假公济私,不仅向武帝诉说此中实情,还添油加醋地编排了燕王其他“罪行”,终迫使燕王自杀了事。
 
汉武帝的远房侄子刘次昌,为齐国国王。主父偃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,却遭到齐王的拒绝,为此,主父偃怀恨在心,便对武帝进言说:“齐国物产丰饶,人口众多,商业兴旺,民多富有,这样的大国如此重要,陛下应该交由爱子掌管,才可免除后患。”主父偃的一席话打动了汉武帝那根脆弱的神经,他遂被任命为齐国丞相,监视齐王的举动。不想主父偃一待上任,便捏造罪名,对齐王严刑逼供,肆意陷害,齐王吓得自杀而亡。下一个报复目标自然是赵王了。赵王刘彭袒深知这一点,索性来个先发制人,抢先上书汉武帝,揭发主父偃贪财受贿,胁迫齐王。
 
主父偃这次猝不及防,陷入被动。他被收监下狱,承认了受贿之罪,却拒不承认对齐王的胁迫罪名。
 
汉武帝本不想杀他,主父偃的政敌公孙弘百般进谗,说他胁迫齐王,离间陛下的骨肉,非杀不可。加上主父偃树敌太多,竟无人肯为他说一句好话,终使武帝狠下心来,将主父偃族灭。
 
主父偃有此下场,先前早有人劝诫他说:“做人不能太过霸道,不留余地。你如此行事,实在过份,我真为你担心呐!”主父偃却不以为然,振振有词回答说:“大丈夫生不能五鼎而食,死难免五鼎而烹。我求官奔波四十余年,受尽屈辱,今朝大权在手,又怎能不尽情享用?人人都有欲望,人人都有私心,穷困时连父母、兄弟、朋友都不肯认我,我又何必在意别人的说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