桓公溺臣,身死实哀。

【原文】
 
桓公溺臣,身死实哀。
 
【翻译】
 
齐桓公过份相信他的臣子,以致死亡实在让人哀痛。
 
【解读】
 
权力和才智往往使人刚愎自用,自视甚高,齐桓公身为一代霸主,竟为小人的伎俩所蒙蔽,以至受害,恰能证明过分自信的害处实在可怕,对此万万轻视和忽略不得。与其说是奸恶小人害了齐桓公,不如说是齐桓公自作自受的结果。对任何事情的考察和分析,外因始终是次要的,内因才是事情成败的关键。在此,反省自身是必要的,是不能怨天尤人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齐桓公的悲剧
 
齐桓公姜小白由于重用管仲,鲍叔牙等一批贤明大臣,称霸天下四十年。有此业绩,齐桓公渐渐骄纵起来,到了晚年更是怠于国政,耽于游乐。管仲病危时,竭力劝阻桓公不要亲近竖刁、易牙、卫开方,告诫他绝不可使他们掌握权力,否则后患无穷。
 
齐桓公表现得极为自负,他说:“他们对我忠心不二,我对他们施有大恩,他们怎会背叛我呢?你是多虑了。”
 
管仲连连摇头,又进言道:“人性是无法改变的,没有人不爱自己超过别人。竖刁本不是宦官,却自愿接受宫刑,他连自己的身体都忍心残害,对别人又怎会留情?没有人不爱自己的儿女,易牙为了邀宠,竟杀死他的三岁小儿做成一盘蒸肉献给大王,他连自己的儿女都狠心下手,对谁还会客气吗?没有人不爱自己的父母,卫开方却十五年没有回家尽孝,他连父母都不闻不问,还能在乎别人吗?我死之前,还可以驯服他们,他们不敢作乱。我死之后,大王不辨忠奸,若是还相信他们,那将害人误国了,大王绝不可姑息,再作犹疑。”
 
齐桓公虽然答应了管仲的请求,并没有真正觉醒。管仲死后,他依然对其宠信如故。
 
两年后,齐桓公病重,不能上朝理事。竖刁、易牙见齐桓公已无利用价值,便决定杀掉太子姜昭,拥立桓公的另一个儿子姜无亏,以保他们的富贵。他们下令禁止任何人出入寝宫。为把桓公饿死,又把服侍桓公的人全部赶走,还在寝宫外筑起高墙。这样,名震天下的齐桓公竟被活活饿死在病榻上。更惨的是,齐桓公饿死之后,尸体因无人料理,腐烂生蛆,直到蛆虫的数目多到爬出围墙之外,人们才知道他原已早死多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