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莫逾君臣,则莽奸弗绝。

【原文】
 
恩莫逾君臣,则莽奸弗绝。
 
【翻译】
 
施以恩德没有超过君对臣的,但是像王莽那样的奸臣却从未断绝。
 
【解读】
 
封建时代,臣子的富贵荣华都是君主所授予的,这种恩情自是无人可比了。作为奸雄的代表,王莽深受皇恩,竟干下篡逆之事,似他这样的人,在历史上比比皆是,不足为怪。由此可见,施恩于人,并不一定能得到好的回报;实力才是最重要的,有此依托,即使寡恩薄情,也会令人畏惧,不受人欺。
 
【事典】
 
忘恩负义的王莽
 
西汉的王莽,为历代诟骂,他篡汉自代,愚弄天下,早已是奸恶臣子的代名词了。
 
从改朝换代,江山易姓的手法上来看,王莽又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,他完全靠一个人的力量和智慧,没有动用一兵一卒,就完成了夺取帝位、建立新朝的大业,可谓一个奇迹。
 
王莽的发迹,起初完全得力于他的那个当皇后的姑姑王政君。王莽出身孤寒,父亲早死,他和母亲相依为命,艰苦度日。王政君见其母子可怜,多方照顾,对王莽爱之逾子,怜爱备致。她不顾众大臣的非议和反对,极力提拔王莽,以致王莽三十八岁时,已是朝廷重臣,身兼大司马之职。
 
王政君如此行事,有人便向她进言道:“王莽虽是皇后的至亲,加恩于他未尝不可。只是王莽外表看似敦厚,其实未必心存感激。一但尾大不掉,皇后的苦心白费不说,大汉的江山可危险了。”
 
应该说王莽的伪装工夫天下一流。虽有臣子进言,王政君却怎么也看不出王莽有不臣之心。她曾私下把王莽招来,对他说:“你有今日,非是姑姑之功,乃皇恩浩荡之故。我们王家深受汉室大恩,任何时候,我们都要恪尽职守,报效天子。”王莽装得涕泣横流,忠心不二,王政君为其愚弄,更是不遗余力地提携他了。
 
有了王政君这个靠山,再加上皇帝年幼无知,王葬欺上瞒下,培植自己的势力,最后被封为“安汉公”,位在三公之上,一手把持了朝政。
 
位极人臣,王莽并没有心满意足。他要当皇帝,自然遭到身为汉家之后的王政君的反对。刘汉王朝若是不存,她也就失去立足的根基了。她把王莽招来,未待训斥,只见王莽再不像从前那样恭敬,却是傲慢无理地抢先说:“我意已决,姑姑就不要多费唇舌了。汉室气数已尽,天命在我,姑姑若是知趣,还是把御玺交给我吧。”
 
王政君深知王莽羽翼已成,再也无法驾驭他了,她又悔又恨,无奈之下,便愤愤地将御玺摔在地上,以至御玺有损,掉了一角。
 
至此,王莽完全撕掉了伪装,他登基做了皇帝,建立了“新朝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