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以人心多诈,不可视其表。

【原文】
 
是以人心多诈,不可视其表。
 
【翻译】
 
因此说人的内心隐含着太多的欺骗,不能光看他的外表。
 
【解读】
 
以貌取人,轻言轻信而上当受骗,遭受祸事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实际上,要想透过人的外表,识别真伪,辨别忠奸,确是一件很难的事。这要求人们首先必须加强防范意识,不要抱有侥幸心理;其次,人们要克服自身的弱点,不能为别人不实的奉承、恭维之言所迷惑,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。俗话说,忠言逆耳,大奸似忠,人们倘若只凭自己的好恶行事断人,终究是片面的,往往存在着很大的误区。这方面,自欺欺人不行,一厢情愿也为不可。
 
【事典】
 
过河拆桥的秦桧
 
北宋灭亡之时,秦桧被金人俘虏,他卖身投敌,被派回南宋充当内奸。
 
起初,他不但得不到南宋朝廷的信任,反而惹得许多大臣对他的身份大加质疑,因为被俘虏的大臣很多,他们很少能像秦桧这样平安返回,且是携妻带子,毛发无损。
 
秦桧焦灼之际,想起一人,他是南宋宰相范宗尹。此人年纪虽只有三十三岁,却已手握军政大权,颇得皇上的信任。于是他带着重礼,登门向他求助。
 
范宗尹虽年轻,然而不是一个简单人物。他善于投机,工于心计,品行比秦桧好不了多少。北宋之时,他也背叛了宋朝,且向金人推荐张邦昌为帝,只因张邦昌垮台太快,他才又投靠了宋高宗赵构。凭着他的谄媚功夫,竟是后来居上,成为百官之首。
 
范宗尹自恃聪明绝顶,没想到这次遇上了比他更强劲的对手。秦桧拜见范宗尹时,极尽恭维的同时,他又以其外表朴实,态度诚恳,赢得了范宗尹的好感。再加上秦桧所奉上的大礼非轻,范宗尹于是引他为知已,在高宗皇帝面前极力荐举秦桧。不到一年,秦桧便升到了副宰相之位。
 
范宗尹对秦桧有如此之恩,不想秦桧却把他当成了自己爬上宰相高位的绊脚石。他虽在表面上不改对范宗尹的逢迎之相,暗地里无时无刻不在思量将他扳倒。
 
一次,范宗尹私下找秦桧商量要事,对他说:“皇上欲发大赦令,同时要给百官都晋升一级,我要谏阻此事;何况现在朝中尚存当年奸臣蔡京等人所提拔的余党,这些人更要清除出去。此事关系重大,不知你以为如何?”
 
秦桧深知范宗尹志不在此,他已是位极人臣,无可再升,他只是怕别人升官对自己不利。至于清除蔡京余党之说,范宗尹自可借机排除异已,亦可收买民心,以增其名望。
 
秦桧比范宗尹的高明之处,在于他不仅看破了范宗尹的用心,更看到此议若是提出,势必伤及百官的利益,定会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,使范宗尹陷于孤立,这可是扳倒他的绝好机会。于是秦桧极力赞成,大声言好,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说:“宰相如此看重下官,莫说要我鼎力声援,就是赴汤蹈火,下官也万死不辞。”
 
秦桧这种态度,更坚定了范宗尹的决心。第二天上朝,他便将此议提出,结果正如秦桧所料,满朝文武反对不说,就是高宗赵构也不以为然。
 
范宗尹心中惶急,只盼秦桧表态支持,不想秦桧一待开口,却是极力反对之词,且态度比任何人都严厉得多。他的这一举动自然赢得了大臣们的拥护,高宗赵构也颇为赞许,只有范宗尹瞠目结舌,方知中了秦桧的奸计。他四面楚歌,无奈之下,只好请求辞职。秦桧接掌了相位,阴谋终告得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