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人莫若信已,防人毋存幸念。

【原文】
 
信人莫若信已,防人毋存幸念。
 
【翻译】
 
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,防范别人不要心存侥幸。
 
【解读】
 
人的自私和贪欲,决定了一个人不可能完全为别人着想。既使有人肯为别人牺牲,那也是有条件﹑有限度的。何况人随时在变,更增加了这种不确定性。由此看来,相信自己才是根本,对人保持防范之心实属必要。不轻信别人便不会失去自我,任人摆布;对人设防便不会毫无机心,无力应变。
 
【事典】
 
宋高宗的防身术
 
南宋高宗时,秦桧久居相位,炙手可热。朝廷内政外交,均为秦桧所把持,在外人眼里,高宗对秦桧可谓宠信无比,毫无猜忌了。
 
其实,这只是表面的现象。由于秦桧长期专权,他的党羽遍布朝野,各要害部门均被其心腹掌握,甚至高宗身边的贴身侍从和御医都是秦桧的人,他们随时把高宗的一举一动向秦桧报告。
 
如此局面,高宗既恨且怕。他深知如若对秦桧采取行动,要冒极大的风险,没有十分的把握,何况秦桧有金人作后台,更是令他棘手,心有余悸。他进退不能,深悔先前轻信重用了秦桧,现在,他只能把仇恨压在心底,对其严加防范了。
 
每次上朝,高宗都在靴子中暗藏一把短刀,以作防身之用。秦桧所进献的美食,他佯做收下,暗中却统统丢弃。有病用药之时,他总是令人先尝,直待确认无毒才敢服用。长此以往,他始终不敢大意,以至不知内情的他的妃嫔们还以为他得了怪病。
 
公元1155年,66岁的秦桧重病在床,他自知大限将至,于是希望能让儿子秦熹接掌相位。
 
眼见秦桧将死,高宗心头窃喜,为了防备万一,他仍是装出对他十分关爱的模样,不仅派人送医送药,慰问有加,还在秦桧临死的前一天,亲自驾临秦府,探视病情。
 
秦桧见高宗亲至,挣扎着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高宗,无奈他虽有一口气在,却是已经说不出话了。秦熹自知父亲的心意,于是向高宗探询将来由谁接任宰相,高宗冷冷作答:“此乃国家大事,你根本就不该打听。”
 
离开秦府的当晚,高宗下了决心,命人起草诏书,解除秦桧祖孙三人的一切职务。第二天此诏公布天下,秦桧得知此事,当天夜里便急火攻心,哀嚎而死。高宗闻讯大喜,如释重负,他拔出靴中的短刀,丢在地上,大声说:“老匹夫已死,朕再也用不着这个东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