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察之无以辨友,非制之无以成业。此大害也,必绝之。

【原文】
 
未察之无以辨友,非制之无以成业。此大害也,必绝之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不能认清敌人就无法分辨朋友,不能制伏敌人就不能成就事业,这是最大的祸害,一定要根除它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一个人事业的成功,总是从朋友相助,战胜敌人开始的。没有朋友和分不清谁是真正的朋友,后者比前者危害更大。任何人都不会在脸上贴上敌人的标签,他们总是以朋友的身份出现,这就更使鉴定朋友的意义,提升为做好一切事情的基础和前提。敌人永远是自己利益的最大危害者,成就事业的过程,就是排除障碍,战胜敌人的过程。在此,是无法调和逾越的,也是一个人无法逃避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王安石的晋身之法
 
王安石在未任宰相之前,虽然很有才能,但因资历名望尚浅,朝中大臣并不以他为重,皇上更无对他青睐之意,王安石一时郁闷不已,壮志难酬。
 
一日,王安石和其朋友喝酒,谈及眼下的困境,他的朋友对他说:
 
“你说这些都是细枝末节,你知道你为何致此吗?”王安石虚心向他请教,且说:
 
“我对所有人都坦诚以待,谁知他们并不领情,这世道太混乱了,怎会如此呢?”
 
他的朋友打断了他的抱怨,指点他说:
 
“所谓当局者迷,你真是不得要领啊。你所交往的那些人,都是典型的小人之辈,你却把他们当成朋友,既使你花再大的功夫,又有什么用呢?他们惟恐你的地位高过他们,又怎会为你说好话呢?你敌友不分,这才是你身处困境的原因。”
 
王安石经他指点,如梦方醒,连连称是。他的朋友于是给他出了个主意,他说:
 
“韩,吕两家,乃朝中大姓,天下之士不出于韩家就出于吕门。韩吕势力鼎盛,且为人谦恭,易于接近,你若以他们为友,多费心思,持之以久,他们自不怕因推荐于你而有损他们的利益,事情就好办得多了。”
 
王安石自此百般交纳韩、吕两家子弟,对朝中的其他人,他也区别对待,不似先前那般不分敌我,一味讨好了。这种策略和方法,果然行之有效,韩吕两家开始推荐王安石,而其他人见王安石态度改变,也心生畏惧,再不敢明目张胆地轻视他了。
 
宋神宗为颖王时,韩家的韩持国是他的老师,韩持国给他讲解经义,宋神宗听得入迷,一再夸奖他讲得精妙。每到这个时候,韩持国便会对他说:
 
“王爷不知真情,微臣不敢隐瞒。其实,这都是我朋友王安石的见解,我只是借用一时罢了,他才是真正的治国安邦的大才啊。”
 
宋神宗十分吃惊,对王安石的印象便十分深刻了。有一次他感叹地对韩持国说:
 
“先生高见,我素来敬佩。王安石何许人也,竟让先生如此推崇于他?若我为君,我必重用此人。”
 
后来,当宋神宗为帝时,果然重用了王安石,任命他为宰相。王安石权位在手,终得以实现他酝酿多时的改革大计,名垂青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