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之故,不可道吾;刑之故,向吾亲亦弃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亲之故,不可道吾;刑之故,向吾亲亦弃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亲威的缘故,不能说就是我该亲近的人;刑罚的缘故,如果是我的亲人也要舍弃。
 
【解读】
 
战胜敌人,许多人是不择手段,不讲亲情的。他们这种残酷的行为,有无可奈何的原因,也有嗜权如命、丧尽天良的本心使然。官场上的人,迫于形势而出卖亲人,牺牲亲人,这种事往往是出于他们应付敌人,进而制服敌人的一种策略。或可理解。而如此行事,只是为了讨好敌人,借以献媚,就为人不耻,天怨人怒了。从人性的角度看,这都是不该发生的惨剧,偏偏此类故事历演不衰,这足以说明人性的堕落,争斗的无情,以及封建特权思想对人的毒害,实已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,是难以救药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无耻之极的霍献可
 
武则天时期,酷吏横行,人人自危。许多人为了自保,不是诬陷他人,就是小心避祸,一时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暴露无遗,令人不寒而栗,难以置信。
 
司礼卿崔宣礼被酷吏来俊臣诬告谋反,逮捕入狱。崔宣礼的外甥霍献可,时任殿中侍御史之职,他一听此讯,虽知舅舅冤枉,却马上想到自保之策。他不仅不思营救,而且还上书朝廷,表示断决和崔宣礼的甥舅关系,并把崔宣礼大骂一顿,庆贺朝廷抓出了个大逆贼,还建议将他千刀万剐。
 
武则天后来发觉这是个冤案,就没有处死崔宣礼,可她还是宁枉勿纵,仍将他流放至夷陵。崔宣礼的家人托霍献可向朝廷申冤,霍献可却说:
 
“舅舅的谋反之罪,朝廷早晚要察明的。他现在不死,只怕以后就要连累大家了。”
 
他不向朝廷陈情,反而一再进言杀掉崔宣礼。武则天深以为怪,于是便亲自召见他,对他说:
 
“崔宣礼是你的舅舅,你和他有大仇吗?”
 
霍献可连连摇头。
 
武则天冷冷一笑,又道:
 
“既是无仇有亲,我都饶他不死,你又何必苦苦相逼,一定让他死呢?”
 
霍献可这时精神一振,大声回道:
 
“小臣赤胆忠心,深沐皇恩。陛下既是有疑于他,纵是我的亲舅舅,他也是我的大敌了。惟其如此,我才能略表寸心,报效陛下。”
 
武则天纵是心如铁石,见此人这般绝情,也为之胆寒。她没有答应霍献可的请求,万不想霍献可竟是以头叩撞殿前的石阶,流血满地,口中喊道:
 
“陛下不杀崔宣礼,小臣就死在陛下的面前!”
 
武则天心中不悦,急命人将他牵引而去。
 
此事他不以为耻,却反以为荣;人人避他而去,深怕被他缠上,无端惹祸。他似不自知,不仅常对人夸耀,还在上朝时故意把头巾戴斜,露出伤口,希望武则天看到,以赏识自己的忠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