构敌于为乱,不赦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构敌于为乱,不赦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在犯上作乱上构陷敌人,这是不能赦免的罪名。
 
【解读】
 
犯上作乱的罪名,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条大罪。任何人只要与此沾边,麻烦就大了。实有其罪者固然严惩不贷,即使是被人诬陷,无中生有,当权者也往往因神经过敏,昏庸猜忌,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。循着这个思路,敌对的双方无不在此大做文章,阴险的小人更不惜平空捏造,给别人安此罪名,借以致人死地,不得翻身。又可为自己的行为贴上正义的标签,愚弄世人。
 
【事典】
 
司马遹的反书
 
晋惠帝时,因惠帝皇后没有儿子,便立了谢妃之子司马遹为皇太子。其时,惠帝皇后贾南风专权,她对此耿耿于怀,始终想把司马遹除掉。
 
皇太子的废立,没有一个大的罪名,是难以服众的;弄不好有人借此生事,事情就不好收场了。贾南风为此苦思多时,终于想出了一个毒计。
 
她以皇帝之名,把司马遹召入宫中;又借皇帝的名义,逼令他一口气喝下三大升酒。司马遹无奈喝下,立时醉得东倒西歪,头疼欲裂。
 
贾南风此时并没有出面,她躲在暗处,见侍女按她的吩咐将太子灌醉,便又支使另一位侍女,拿了一份文稿和纸笔上前,对司马遹欺骗说:
 
“皇上有命,令太子殿下誉写诏书,不得有误。”
 
司马遹醉得强自支撑,昏头昏脑;侍女把他扶到案前,他照葫芦画瓢抄写一通,连所写的内容都不知为何。勉强写完,他便一头栽倒在案上,不省人事。
 
第二天上朝,白痴皇帝惠帝按照贾南风的安排,命人将前日司马遹所书的文稿当众宣读,满朝文武刚听几句,不禁骇言变色,几难置信。但听文稿所言。句句大逆不道,竟是逼迫皇帝皇后退位,由司马遹继位为君的一份文告,且是语气强硬,不容抗拒。
 
众人疑惑之时,贾南风第一个厉叫出声,连连说:
 
“反了!反了!这分明是太子迫不及待,欲行篡弑的反书啊!如此逆贼,怎能再居其位?合当处死。”
 
众人素知司马遹仁橘,无缘无故岂会这般突变?他们无人附和,只是低头不语。
 
贾南风见众人不服,暗自一笑。她早有准备,一边把那份文稿交与众人传阅,一边又拿出司马遹平日所写的十几张文字,丢给众人,故作气愤地说:
 
“太子善于伪装,我们都让他给骗了。起初我也不信,至到验明字迹,这才如梦方醒。你们也仔细看看,可千万别冤枉了他。”
 
众人鉴定之下,果见二者笔迹不差,那份文稿确是司马遹所书。他们虽不明就里,却也深怪司马遹罪大恶极,再无异议了。于是司马遹便以谋反罪被杀,许多人还为此作表上贺朝廷,庆幸铲除了一大祸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