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视人若寇,待亲如疏,接友逾仇,纵人之恶余,而避其害,何损焉?

【原文】
 
使视人若寇,待亲如疏,接友逾仇,纵人之恶余,而避其害,何损焉?
 
【翻译】
 
假如把天下人看得像强盗一样,对待亲人像陌生人一样,交接朋友超过了对仇人的态度,纵然人们厌恶我,却能躲避祸害,又有什么损失呢?
 
【解读】
 
历史上的奸恶之人,为人处事总有他们的借口和原则。只要自己得利,他们是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的。实际上,所有人都是他们的利用者,如若没有这方面的价值,他们自会毫无犹豫地抛弃。这种现象,在官场中尤为多见。官场中人重利重权,他们眼中的敌人和朋友,无不与此有关。对他们有利,便是朋友;对他们不利,既使是至亲骨肉也成了敌人。初涉官场之人,往往在此手软败下阵来,久而久之,作为一条不成文的定律,人们便奉行不辍了。至于人们说三道四,甚至千夫所指,只要不影响他们的官位升迁,利益所得,他们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“大义灭亲”的脱脱
 
元末,伯颜独揽朝政大权。他为了监视和控制元顺帝,便让他过继的侄子脱脱住在宫中,担任警卫,执掌御林军的大权。
 
元顺帝对伯颜的嚣张和权势十分担心,为了自保,他时时寻找可以信任之人,以便铲除伯颜,去此大患。
 
脱脱有一次晋见元顺帝,出乎元顺帝的预料,脱脱竟向他表白了忘家报国之意。元顺帝深知伯颜和脱脱乃是至亲,一时半信半疑,于是他试探着说:
 
“伯颜劳苦功高,国家依靠他的事太多了,你对此有何看法?”
 
脱脱见皇上动问,马上作答说:
 
“这都是臣子应尽的本份,怎能居功自傲呢?皇上若有差遣,小臣万死不辞。”
 
元顺帝更感意外,他生怕这是个圈套,中了伯颜的诡计,于是他中止了谈话,暗中却派自己的心腹世杰班,阿鲁二人和脱脱交游,以验真伪。
 
原来,脱脱虽深受伯颜的大恩,他见皇上猜忌于他,他又过于张扬,却又有了自己的打算。他开诚布公地对他的父亲扎马儿台说:
 
“伯父骄横,皇上有心除他,我们不能不为自己考虑啊,如今皇上正是用人之际,如果我们现在投靠,皇上必心有感激,大受重用。这样我们不但无祸,却可永葆感激,这才是聪明人干的事呀,还有什么让人疑虑的呢?”
 
正因如此,脱脱才会向元顺帝主动示好。
 
当世杰班、阿鲁二人到来时,脱脱便心知其意了。他陪二人游玩之时,暗表心意说:
 
“我深受皇恩,才能享受这荣华富贵,伯颜却以他之功每每夸耀。若无皇上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
 
交往之日,脱脱见时机成熟,索性直抒胸臆。世杰班、阿鲁见其真心倒戈,遂把他直接引见给元顺帝。元顺帝大喜过望,嘉勉有加,于是他们结为一党,伺机对伯颜下手。
 
伯颜万想不到脱脱变节,既使有人向他反映脱脱可疑之处,他也一概不理,斥其荒谬。后来,正是这个他最信任的脱脱,趁他出城打猎的时机,和阿鲁合谋,把京城城门的钥匙收缴上来,又把城门卫士都换上了自己的心腹,让他回城不得。同时,朝廷宣布伯颜的罪状,把他贬往河南。伯颜至此大骂脱脱背叛了他,方有此祸。他后悔不迭,精神大受打击,最后竟死于前往贬所的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