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居人下者鲜。御之失谋,非犯,则篡耳。

【原文】
 
甘居人下者鲜。御之失谋,非犯,则篡耳。
 
【翻译】
 
自愿处于下属地位的人很少。上级对下级的管理如果没有计策,不是下级抵触上级,就是下级夺取上级的权力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之中,人们你争我夺,无不是为了爬上高位,驭使他们的是永不满足的虚荣心,驱使着他们千方百计地获取更大的权力。永远不会停止。这种心态,是每一个掌权者所必须了解和掌握的。其实,官场中的上下级,本是利害相互冲突的矛盾对立面,上级对下级既要利用,又要防范,下级对上级既不得不服从,又无时无刻不在窥伺他、算计他。这就要求为上者在管理下级时,一则不可放纵大意,二则要注意方式方法。
 
【事典】
 
孙休智灭权臣
 
三国时代吴国的权臣孙琳废黜了国君孙亮,迎立孙休为帝。他以此为骄,傲慢不可一世。一次,他献美酒给孙休,孙休未受。他便对左将军张布说:
 
“陛下若是没我,怎可当上国君?如今我送礼与他,不想却受此羞辱。看来当初我未听从众劝,自立为君,是大错特错了。”
 
张布是孙休的亲信,听此言语,自是马上向孙休做了汇报。孙休早知孙琳的不臣之心,今又得此讯息,便决心将他铲除。他本想马上动手,以解心头之恨,可冷静下来,他却采取了隐忍之策,于是他对张布说:“孙琳逆贼狼子野心,不能不除。但此贼在朝多年,党羽众多,现在还不是除贼的最好时机。何况,朕立足未稳,不可轻易犯险,惟今之计,只有暂时安抚于他,臼后再图。万望将军勿泄此事。”
 
孙休暗中安排,表面上却一再拉拢赏赐孙琳。有人状告孙琳谋反,孙休竟把告状人交给孙琳,任他处置。孙琳更加得意了。
 
孙琳的一个朝中死党颇有机智,他看出苗头不对,便对孙琳警告说:
 
“皇上宠信大人,可谋反大事,他也不能不置一词便轻轻放下,这太可疑了。还望大人明察。”
 
孙琳狂妄地说:
 
“老夫为官多年,权倾朝野,皇上施恩于我,本属应该。量他也不懂得什么智谋,你再危言耸听,老夫绝不轻饶!”
 
孙休就这样稳住了孙琳。等到一切安排停当之后,利用腊月节大臣入朝贺节的机会,孙休命人把孙琳一举擒获,将其处死,终于除去了这个心腹大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