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成于礼,恃以刑,失之纵。

【原文】
 
威成于礼,恃以刑,失之纵。
 
【翻译】
 
威严从礼仪中树立,依赖于刑罚,放任它就会丧失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的礼仪繁多,等级森严无不是为了维护上司的权威,震慑下属的。为尊者讳,这始终是官场中的规矩,不可冒犯。它无形中把上司的地位抬高,给下属造出一种心理上的压力,使其自觉卑微,进而营造出一种神秘气氛,让人俯首听命,不敢放纵。
 
【事典】
 
刘邦的忧虑
 
西汉王朝初立时,毫无礼仪可言。大臣们见了刘邦,举止十分随便。皇宫举行宴会,也是如同集市,吵闹一团,有的甚至当着刘邦的面,为了琐事打斗一处,拔刀舞剑。
 
刘邦深以为忧,他私下对吕后说:“臣子不以皇上为尊,行事随意,若不制止,事情就不可预料了。这件事必须马上就办。”
 
吕后说:
 
“国家初定,我朝礼仪不备,这也怪他们不得。陛下可命人制定礼法,严于处罚,量他们也不敢违犯。”
 
刘邦听吕后此言,更是下定了决心。他命儒生叔孙通主持此事,且交待说:
 
“你不可拘于常法,凡事以突显上尊为要。”
 
叔孙通深知刘邦的用心,不敢怠慢。他挖空心思,弄出了许多花样,又找来几十名懂得古礼的儒生,日夜演练。
 
一个月后,叔孙通请刘邦观看,刘邦见礼仪完备,仪式庄严,大加赞赏。他传命众大臣都来学习,违者严惩不贷。
 
刘邦日理万机,但他还是抽出大量时间亲抓此事。一些对此本不以为然的大臣,见皇上这般态度,便不敢掉以轻心了。
 
定都长安以后,刘邦在新建成的长乐宫召集群臣,便命按叔孙通制定的礼仪行事。叔孙通于是便引导群臣,按顺序入殿。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呼喊:“皇帝上朝了!”刘邦坐在肩舆之上,在宫廷官员的前呼后拥中登上御座,殿下臣子按照官职的高低,依次向他叩拜,然后还要向他敬酒祝寿。整个仪式其间,所有的人都得俯首低眉,不许仰视;更不能交头接耳,乱说乱动。
 
一待仪式做罢,大臣们无不惶然生畏,心有余悸。刘邦更自觉威风八面,身份倍增。他欣喜之余,连连道;
 
“皇帝的尊贵,我今天才真正感受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