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非一人,专固害。

【原文】
 
幸非一人,专固害。
 
【翻译】
 
宠信不要固在一个人的身上,让一个人专权一定会带来祸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在上司的眼中,若要找个事事遂己心意,各方面才能都具备的下属,实在是件不易的事。在下属的心目中,如能赢得上司信赖,成为他的心腹,这才是永葆富贵的根本之道。如此,上有所求,下有所欲,一但上司心有所选,任而用事,渐渐便会依赖于他,使之有机专权,长此以往,独得信任的下属难免结党营私,欺上瞒下,擅作威福,对上司的权威和国家利益造成实质性的危害。若是形成尾大不掉之势,情况就更为凶险。这是为上者用人的大忌。
 
【事典】
 
乾隆最信任的人
 
清朝的乾隆帝一生雄才大略,文治武功皆有建树,是个才气横溢,精明能干的君主。和绅被他发现后,乾隆如获至宝,破格提拔,终生宠信不衰,信任他竟超过了自己的儿子。可谓亘古以来君对臣少有的恩遇了。
 
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乾隆对所有说和绅坏话的人,不管是真是假,俱是不问不闻,甚至打击和压制反对和绅的忠直大臣,说他们挑拔离间,意在拆散他的左膀右臂。
 
乾隆这般行事,自有原因。
 
和绅容貌俊伟,能说会道,深通人意。他不仅聪明敏捷,办事得体,确有一技之长。更难得的是,他对乾隆的脾气,爱好,生活习惯,精于揣摩,乾隆的心事他都能所料不差,凡事想到前头,做到前头。这个本事无人能及,连乾隆暗自惊讶,以为实在难得。和绅善于敛财,为了满足乾隆的奢欲,他广开财路。在少用和不用国库存银的前提下,乾隆从未因为钱财问题而少了排场和好大喜功,这一点又让乾隆刻骨铭心,以其为国之栋梁,无人可代。还有一节,和绅最让乾隆放心,就是和绅在乾隆面前,言不称臣,自曰奴才;随旨使令,如同皂隶。他甚至全无朝延重臣的样子,给乾隆端尿壶,进溺器,表现得比亲儿子还要忠心,且出于挚诚。
 
一代圣主就这样被和绅迷惑住了,放任他为所欲为。举国权柄,尽操在和绅的手中,使其得以行奸。其实。和绅是个十分贪婪和阴险的人物,他对皇上所作的一切,全是他精心表演出的假相。背地里,他专横骄狂,目空一切,连皇子皇孙都不放在眼中。在他专权的时日里,仅贪污一项,便侵吞了白银8亿两,相当于当时国库年收入的十多倍,清朝一百多年的康乾盛世也由盛转衰,走向了末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