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有所求,其心必进,迁之宜缓,速则满矣。

【原文】
 
下有所求,其心必进,迁之宜缓,速则满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下属有贪求的东西,他的心自然会要求上进,提升他应该慢慢的来,太快他就满足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做为权术的一种,封官是上司驾驭下属最有效的方法之一。但封官的学向也不是人人皆知的。如果一味滥封,人们就不以为重,其用意便难以达到。若是封官太快,被封之人的立功愿望就会消减,其进取心就会淡薄。待至官居极品,他也许野心滋长,为祸匪浅了。因此之故,聪明的上司往往故意把下属的提升过程拉得很长,让他的官欲无法满足,以此便激他建功立业,永不懈怠。
 
【事典】
 
遭人讥笑的司马伦
 
西晋“八王之乱”时,作为八王之一的司马伦,于301年把白痴皇帝司马衰囚禁,自己当了皇帝。
 
他自知理亏,为了笼络人心,巩固帝位,他决定大封臣下的官职。他的这个决定刚一提出,便有效忠他的大臣力言不可,进谏说:
 
“官之为官,乃诱人立功尽职也。如果陛下只为一时之利而滥行封赏,官之能尽失了。如此得官之易,谁还会为官而为陛下卖力呢?这是最大的祸害啊。”
 
司马伦却是坚持已见,且反驳说:
 
“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如今乃非常之时,自不能枉行常理。他们无不是为做官而来,既是受我之恩,何有不感恩之理?事有轻重缓急,我也顾不了许多了。”
 
那位大臣更是摇头,苦谏道:
 
“人说无功不受禄,受则必害。今日陛下无名既授官,大违天理。陛下在此纷乱之时,更该不逆天行事,方保无虞。”
 
司马伦喝退其人,不许再言,他传下命来,满朝文武一律升以高官,连普通的士兵和宫中的奴仆都赏以爵位。
 
此令一出,天下惊骇。当时武官的帽子都以貂尾作装饰物,于是貂尾便显得奇缺,迫于皇命难违,主持其事的人便只好用狗尾替代,分发给众多得官者。一时闹得沸沸扬扬,人以为笑。狗尾续貂的典故,就是源出于此。
 
司马伦此举,最终事与愿违,反使人对之更为不屑和厌恶。四个月后,他的政权便被另一个亲王司马周推翻,自己也被灌下金屑酒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