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有所欲,其神若亲,礼下勿辞,拒者无助矣。

【原文】
 
上有所欲,其神若亲,礼下勿辞,拒者无助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上司有想使用的人,他的神态要亲切,以礼相待下属不要推辞,不这样做就没人协助他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历史上成就大事的人有个共同的优点,那就是礼贤下士,求才若渴。他们为了大计可以暂时放下身份和自尊,以打动和感召那些夭性傲慢,性格倔强的大贤之人来辅佐自己,成就功业。其实,这样做并不难为,关键是要为上者突破自己的心理界限,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即可。如果只顾自己的脸面和权威,不计利害地装腔作势,耀武扬威,真正的人材是不会屈从他的,这对他的事业将是致命的伤害。
 
【事典】
 
孟尝君的风度
 
孟尝君礼贤下土的故事广为人知,不仅如此,他容人的雅量和风度也无人能及,这使他左右逢源,始终立于不败之地。
 
冯锾去投靠他时,有人便对孟尝君说,此人一无学问,二无专长,只是穷急无奈才来混口饭吃,断不能收留他。孟尝君听此一笑,却说:
 
“我以养士自居,又岂能因你一言误了人家的大好前程。凡事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我还是当面问问他吧。”
 
冯锾被引至孟尝君面前﹐他虽衣衫不整,神情憔悴,却是一脸倔傲,神色不变。
 
孟尝君问他有何学问,冯锾答:
 
“君以学问为重,在下就无学问。”
 
孟尝君心惊之下,深以为怪。他又问:
 
“先生定有所长,能否赐教于我呢?”
 
冯锾冷冷回道:
 
“俗之所长,在下不屑也,是以无长。”
 
孟尝君见其如此,并不见责,只说:
 
“恕我冒昧,多此一问,先生不弃,自可委屈你了。”
 
他安排冯锾留下,态度仍是十分谦恭。
 
冯锾初来乍到,和别的食客自是无法相比。他吃的是粗茶淡饭,出门没有车马,为此冯锾大为不满,屡屡提出请求。
 
第一次,冯暖敲着佩剑说:
 
“剑啊剑啊,吃喝没有鱼肉,不如回去呢。”
 
孟尝君听闻此事,便让人给他供应鱼肉。
 
第二次,冯锾又敲着佩剑说:
 
“剑啊剑啊,出门没有车马,快快回去吧。”
 
有人报知孟尝君,还说他无有寸功,竟是如此狂妄贪婪,真是气死人了。孟尝君却沉吟片刻,遂即吩咐给他备车。众人不服,他便解释说:
 
“才子多傲,贤者无形,我虽不知冯锾是否属于此列,却不敢因我之故错失了一个能者,纵是他真的无才无识,他既长途投奔,我又怎能伤他的心呢?”
 
冯锾似乎并不领情,没过几天,他竞又一次敲打他的佩剑说:
 
“剑啊剑啊,老母没有瞻养,还是回去吧。”
 
这回孟尝君的手下说什么也不肯原谅他了,他们把此事隐瞒不报,还处处讥笑冯锾,时时给他脸色看。孟尝君得知此事,先是惩治了手下,随后又亲至冯锾的住处,向他说明原委,冯锾脸上无动于衷,待知孟尝君已将他的老母安顿好后,神色稍缓。临走,他对孟尝君说:
 
“我愿已足,君若有事,尽可吩咐在下了。”
 
后来,孟尝君深得冯暖之力。冯锾和他患难与共,始终不离不弃。孟尝君依靠他的计谋多次转危为安。当孟尝君向他致谢时,冯暖却说:
 
“以德服人,君可谓做到了极处了。这全是君之大德之功,又何必谢外人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