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有所惧,以惧迫之无不纳。

【原文】
 
人有所惧,以惧迫之无不纳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有惧怕的东西,用惧怕的东西逼迫他没有不接受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治下的方法不能千篇一律,对不同的人,就要采取不同的手段;对同一个人,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,也要有所变化,方法多样。事实上,运用惩罚的办法治理下属,有时要比一味的奖赏更管用。人有满足的时候,却少有不怕失去的时候。如果针对下属最恐惧的所在作文章,便是抓住了他们最脆弱的地方,一举便可将其制服,事半功倍。
 
【事典】
 
雍正阴毒的处罚
 
清朝的文字狱,骇人听闻,涉案中人,少有活命者。雍正当朝时,钱名世因赠年羹尧诗中有“钟鼎名勤山河誓,番藏宣刊第二碑”之句,为雍正所忌,定为大案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钱名世却得以不死。
 
原来这并非出于雍正的恩典。在雍正看来杀死一个钱名世,实在是太便宜他了。他要用更有效的方法来惩治他,令其生不如死,亦可震慑天下的读书人和官僚。
 
他的妙法首先从读书人最在乎的名节之处下手,他把钱名世定为“名教罪人”且亲笔题写匾额,命地方官挂在钱家的大门之上。
 
要知“名教”乃封建社会立国的指导思想,是做人的最基本信条。读书人向以名教弟子自居,如今钱名世成了名教的罪人了,他就成了万恶不赦的罪人了,人所不耻,子孙后代也将蒙羞。如此处罚,当真要比处死还要严厉百倍。
 
非但如此,雍正还发动官僚,在钱名世被逐回乡时,人人作诗“赠行”。这些诗作自然是对钱名世罪行的声讨之作,其用语之毒,用词之酷,皆达极至。雍正还让钱名世将这些诗作刊行出版,名为《名教罪人诗》,并让全国学校收存,研习阅读。
 
钱名世痛不欲生,深悔他没有当时自尽,以受此辱。钱家众人也对他恨之入骨,至亲好友上门叫骂者日日不绝。
 
后人评议此事,皆谓雍正的招法阴毒,暴露了他的挟隘和愚蠢,过于惨刻了。但是不可否认,雍正是一个整人高手,他在这方面的奇思妙想,恐怕人所难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