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不可制,果大材而亦诛。

【原文】
 
其不可制,果大材而亦诛。
 
【翻译】
 
其人不能驯服,确实是才能出众的也要诛杀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为我所用,是封建统治者用人的最高原则。在他们眼里,不驯服的民众就是叛逆,不驯服的有才能的人更为可怕,必除之以绝后患。这种极端自私和残忍的表现,恰恰说明了封建官场为上者的无能本质和妒才心里,也是对有才之士为何屡屡不得志这个问题的最好解答。凡是大才之人,因其聪明多学,对为上者的把戏往往一眼看穿,所以多表现得不屑。为此而生发的不合作态度,为上者心中恼怒,往往加以种种罪名。其真意乃在借此愚民,不惜用无辜的血维持自己所谓的权威。这种蛮横和暴行不仅是对人材的摧残,更是对公理和良知的极端伤害,到头来只能自食其果,报应不爽。
 
【事典】
 
死里逃生的管仲
 
公元前686年,齐襄公在国内的一场叛乱中被杀身死。其子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争夺王位,公子小白获胜,继位为君,是为齐桓公。公子纠带管仲、召忽等人,跑到鲁国避难。齐桓公派兵压境,迫使鲁庄公杀了公子纠,又将管仲、召忽打入囚车,准备交给齐国发落。
 
临上囚车之前,召忽仰天大哭,口道:
 
“为人臣者,不能尽其忠,我之耻也,主公既死,我何活之?”
 
他趁人不备,一头撞向石柱,倒地而死。管仲眼含泪水,却道:
 
“苍天不佑我主,致有此败。自古有死臣,亦有生臣。我要苟且保此性命,以为公子纠伸冤。”
 
他说过,径自走入囚车,神色不乱。
 
当时在场的鲁国大臣施伯对管仲此举大为惊叹,他凝视管仲许久,这才亲见鲁庄公,直言道:
 
“管仲奇才,臣以为必有大用。不如大王向齐国求情,将管仲留下。”
 
鲁庄公摇头道:
 
“管仲曾亲手箭射齐侯,乃齐候之大仇人,如此求情,齐侯能相允?”
 
施伯又说:
 
“臣观管仲之相,世间少有,如果不死,以他大才,若为齐国重用,齐国势必称霸天下了。大王不妨屈尊降贵,求情一试,若是齐国应允,有他辅助大王,万事可成。如果齐国回绝,大王也不可放之归国,养虎为患,尽可一举杀之。”
 
鲁庄公笑道:
 
“我也正有此意。如此人才,既不能制,又不能用,岂可让给他人?”
 
齐国领兵的鲍叔牙听此讯息,急派人去和庄公交涉。庄公惧于齐国势力,这才无奈交出管仲,没有杀他。
 
后来,鲁庄公又生悔意,他派人追赶囚车,传命如若管仲拒不降鲁,即可当场处决。只是为时已晚,管仲此时已离开了鲁境,进入齐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