赏勿吝,以坠其志。

【原文】
 
赏勿吝,以坠其志。
 
【翻译】
 
赏赐不要吝惜,用此消磨他们的意志。
 
【解读】
 
在任何时代,利益的驱动力都是最能调动人的积极性的必要手段,没有了这方面的刺激,要想驭使人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同样,高官厚禄,功名富贵,最能使人消磨意志,不起异心,尽忠报效。有了这方面的羁绊,整个人便被束缚住了,为了保住这些,他更会拚死卖命,而不会轻易贪求更大的奢欲。历史上那些短视者,常常因为吝惜封赏而导致更大的祸患,进而失去的更多。这方面的教训,决定了为人上者,不能只凭自己的好恶行事,既使心有不愿,也要勉为其难,故作慷慨。
 
【事典】
 
刘邦的转变
 
楚汉相争之初,项羽大搞分封,而刘邦却不这样做。他曾对臣下说:
 
“封王封侯,只能使臣下野心加剧,削减人主的权威,弄不好各自为政,造起反来,那么人主不就危险了吗?项羽那么做,结果人心各异,事与愿违,看来此事断不可行。”
 
刘邦的手下却不这么看。他们追随刘邦,舍生忘死,追求的正是出人头地、封王封侯的名利地位。刘邦不搞分封,他们颇有怨言,只因刘邦态度坚决,只好隐忍,以待时日。
 
刘邦被项羽的大军困在荥阳时,几次派人命韩信来救。韩信早就觊觎王位,今见时机已到,便以此要挟,命使者传话说:
 
“齐地实属战略重地,应重点固守。今齐地无主,宜封王镇之。臣虽无才,自请代理齐王,为主公分忧。”
 
此话虽冠冕堂皇,却露骨地显现了韩信对封王的渴望,更让刘帮气恼的是,此事这会提出,分明是乘人之危的小人行径了。他忍不住破口大骂,恨声说:
 
“我危在旦夕,他却要自立为王,不来救驾,岂有此理!”话音未落,刘邦身边的张良、陈平己是连连踢他的脚,暗示他不可再说下去。张良还俯首过来,低声说:
 
“危难时刻,主公岂可意气行事?眼下脱困乃最为急迫之事,不如暂且答应他,以慰其心,使其速来解围。何况鞭长莫及,主公既使吝惜封赏,不予应允,于事也是无济的。”
 
刘邦聪明过人,经他点拔,登时会意,暗道险些误了大事。他脸色倏变,笑着道:
 
“大丈夫志向远大,何必当什么代理齐王?韩信功勋卓著,当个真正的齐王绝不为过。”
 
他立即派张良为代表,正式封韩信为齐王。韩信见己愿已成,遂无他念。他举兵救驾,刘邦终于化险为夷。事后,刘邦感叹封赏之功,便一改前态,先后封了彭越、英布、卢绾等人为王,使其个个安下心来,为打败项羽而团结一致,倾尽了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