罚适时,以警其心。

【原文】
 
罚适时,以警其心。
 
【翻译】
 
惩罚要适合时宜,以此让他的心得到告诫。
 
【解读】
 
惩罚下属,要掌握时机,注意分寸,恰到好处,才能收到明显的效果。否则,即使再严厉的处罚,也是无益于大局的。这就要求上司不仅要爱憎分明,不循私情,还要注意方式方法,分清主次关系,讲究时间场合,把握轻重缓急。只有这样,才能不会因小失大,顾此失彼,发挥惩戒的最大功效。
 
【事典】
 
事后算账的赵匡胤
 
赵匡胤为后周大将时,领兵和南唐元帅李景达交战。战斗打响,赵匡胤身先士卒,战况犹为激烈。战至半天,双方皆有死伤,胜负不分,只好各自收兵。
 
赵匡胤回到营中,下了一道奇怪的命令,竞让将士们把他们头上戴的皮笠献上。所有人都莫明其妙,议论纷纷。
 
但见赵匡胤对将士们献上的皮笠逐一察看之后,忽命几个将士上前,厉声道:
 
“你等临阵退缩,险些坏了我的大事,如不将你等重罚,何以治军杀敌?”
 
他不容分说,命人将他们拉出斩首。
 
事情这么突然,众人也不明其故,于是有人上前为其求情,赵匡胤口道不准,为释将士心疑,他说:
 
“各位可看见他们皮笠上的剑痕吗?”
 
众人虽见赵匡胤高高举起皮笠上的剑痕,仍是一头迷雾。赵匡胤指指点点,这才解释说:
 
“方才交战,敌众我寡,形势对我极其不利。他们几个不尽力杀敌,却屡屡退缩,我见得真切,于是剑砍他们的皮笠,以为标记。当时事关成败,我不便处置。此刻若是姑息,必有日后之患。望大家引以为戒,奋勇杀敌,否则必军法从事!”
 
众人听此,暗自庆幸之余,不免心惊肉颤,一待行刑之人将那几个将士的人头献上,大家更是惶恐色变。
 
第二日,赵匡胤领兵再战,李景达等南唐兵卒却发现此刻的周兵,远非昨日可比,他们凶猛异常,再无一个退缩者。此役周兵大胜,赵匡胤带兵追南唐军至江边,杀得南唐人马死伤无数,元帅李景达骑马涉江,侥幸活命。
 
得胜的周兵无不敬服赵匡胤处罚高明。他适时忍耐,暂缓处置,以安军心。事后杀一儆百,整肃军纪,人人生畏,如果他拘于军法,急于治那些违纪将士,只怕会军心大乱,反助强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