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威同施,才德相较,苟无功,得无天耶?

【原文】
 
恩威同施,才德相较,苟无功,得无天耶?
 
【翻译】
 
恩惠和威力一起施行,才能和品德互相比较,如果这样做还没有成效,莫非这就是天意吧?
 
【解读】
 
赏罚分明,恩威相济,是每一个领导者应必备的治下手段,也是每一个成功者之所以成大事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如此道理,说之容易,可真正实行起来,却不是一件易事。它首先要求上司对下属不能简单用事,一味强调赏或罚。其次,它又要求上司赏罚公正,行事无偏,不能感情用事。第三,它要要求上司时刻了解和掌握下属不断变化着的心理和想法,及时做出调整,以适应不同形势下的不同需要。如果上司能做到这一点,可以说没有不成功的。事实上,只有那些浅尝辄止,自欺欺人的人,才会把失败推卸于天,不负其责。
 
【事典】
 
速浑察的表演
 
速浑察是蒙古大将木华黎的孙子,公元1239年,他继承了其兄的爵位,总领中都行省的蒙汉军队,位高权重,身份显赫。
 
初为权贵,速浑察便显出了他极高的处事手段。一次,他去营中巡察,见许多士卒为琐事争吵,见他前来,也无敬畏之意。他勃然大怒,立时传命将闹事人等尽皆斩首。
 
这时他的身边人便劝他说:
 
“大人上任不久,应善结人缘,以增人望。如此处置,又显过重,杀人太多,恐对大人不利。”
 
速浑察说:
 
“正因我初掌权柄,人们才视我为轻,不以为意。如此下去,有令不从,将命难行,于我事小,于国事危。今之杀众,虽明知不可为亦为也。”
 
一待众人伏法,全军皆惊,多有不服叫屈者,意欲造反起事。
 
有人报知速浑察,他却不改初衷,只道:“此事非彼事也,你等勿惊。”
 
他随后传命为死去的士卒举行祭奠大会。会上,他痛哭流涕,抢天扑地,哀声道:
 
“你们死得实在有些冤枉了,可不这样,谁又会听我的命令呢?皇上交我重任,我诚惶诚恐,自知资历浅薄,本想取悦众人,助我成事。万不想你们欺我太甚,视我如无物。如此让皇上见责,杀我全家,还不如拚其一死,先杀尔等,我再死相殉了!”
 
他摘下头盔,作势撞柱自尽,他的心腹死死抱住他,连声哀嚎,此情此景,那些想生事的人看呆了,一时之间,怨气不仅消了大半。再一想他的话亦有道理,又觉得那些已死的兵卒实也太过无礼,何况造反乃是死罪,他们只是出于一时激愤才有此念的。这般想来,他们不仅怨气全无,而且全都跪在地上,请求速浑察的宽恕。
 
速浑察悉数赦免,发誓说不再追究此事。兵卒尽感其恩,欢声雷动。眼见一场大祸消于无形,速浑察才露出了别人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。原来,这只是他精心表演的一出戏而已,只因他工于心计,表演逼真,竟是瞒过了所有人等,一举树立起了自己的权威,没有敢不俯首听命了。可叹那些枉死的士卒,至死也不明白速浑察的阴险用心,糊里糊涂就做了他权术下的牺牲品。